导航菜单

[奇幻] Hunter 番外一:吾等为逐火之蛾



  

  ? 在二十三岁这年,我有了一个妻子。

  ? 二十五岁这年,我的妻子怀孕了。

  ? 十月中旬,在医生告诉我的预产期那天,我急匆匆地从外地赶回家中。还未进门,我便透过窗户看见了昏倒在地的妻子——

  ? 以及她蠕动着、不断膨胀着地腹部。

  ? 黑暗如浪潮一般破开屋顶,铺天盖地地将阴影投向大地。

  ? 投向绝望的我。

  ? 在天旋地转之中,我感到自己仿佛被抛进了某种冰冷而粘稠的液体之中,一种来自血液深处的寒意与恐惧感贯穿了我的身体——而这股感觉印刻在我的身体中,伴随着我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 在痛苦的昏迷之中,我感觉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身体中一点点的、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子剥离了出去。就在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溶解在这片黑暗中时,我望见了那模糊的火光。

  ? 火光逐渐壮阔了起来,我感到身边的黑暗在退缩,如退潮般不甘地后撤。那旺盛的火焰在我的眼前绽放,从我的身侧掠过,将我身上那如污泥般粘稠的黑暗撕碎并吞食下去。

  ? 我落在了冰凉的地上,半昏迷间望见一个手持火焰之剑的身影转身离去。我听见了他在风中如旗帜般被扬起的斗篷猎猎作响的声音,那声音在废墟之间无比凄凉地萦绕着,像是他为自己演奏的乐曲。

  ? 他在夕阳的映照下微微地转过头,我看见了那只如火焰般跃动着的金红色独眼。

  ? 随后,我便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之中。

  ? 在梦中,我望见了我的身影。我看见自己向着通天大火走去,身上穿着与救下我的那个人一样的焦黑盔甲与褴褛风袍。

  ? 然后,消失在那闪耀的火光之中。

  ? 于是,我成为了“厄兆”。

  ? 尽管我并不拥有驱逐黑暗的力量,但我这副曾被混沌侵蚀的身躯却拥有着一定程度上预测混沌爆发的能力。我穿上了铠甲与风袍,像是那个人一般穿行在各个城市之间。

  ? 即使我无法向那片无边的黑暗复仇,但若我能够阻止更多人变成像我这样悲惨的家伙……或许也是值得的吧?即便……我只是“厄兆”们拙劣的赝品,但我确确实实地憧憬着他们,憧憬着他们那样不求回报的生活方式。

  ? 我只希望,自己也能够活的那么潇洒。

  ? 三十二岁,我遇到了一位法师,她拥有着和我一样的银发——因此我知道她也是与我一样被混沌所侵蚀的“受诅咒者”,是被大多国家唾弃的存在,是被混沌夺去了珍贵之物的悲哀幸存者。

  ? 她压低宽大的帽檐,试图用这只巨大的尖头软帽来掩盖自己的银发——但我却还是几乎在瞬间便看出来她与我是同一类人。

  ? 大概是因为她那张因为人性的缺失而麻木冰冷的脸吧。

  ? 她从我身边走过时脖颈上的银质项链反射着显眼的光芒,就像是在提醒我与她搭话。

  ? 于是我这么做了,之后她也穿起了那身被火焰熏黑的铠甲与破烂的挡风长袍。

  ? “我们”的数量逐渐增加,最终达到了四十八人的规模——我们借助着预知混沌的能力,在各大城市与国家间穿行并警告人们。尽管不被除我们之外的任何人所理解甚至是被人所憎恶,但我们依旧无怨无悔地在城市中将同样被火焰所熏黑的长剑拔出,然后在城里所有人都逃走之后悄悄地撤退。

  ? 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受到了这样的诅咒,才会憧憬拯救我们的人吧。

  ? 从结果上来看,我也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感谢爱丽丝——也就是最开始与我同行的女法师——找到那个“逐火之蛾”的遗迹。但总而言之,我们真正意义上地拥有了对抗混沌的力量——那些由先人所留存至现世的、带有余火的武器。

  ? 那些武器像是墓碑一般伫立在遗迹的深处,在深邃的黑暗中透着幽深的火光。

  ? 从我们的结局上来看,我们根本不应该拔出那些武器,更不应该把那个遗迹作为我们的据点。

  ? 当那铺天盖地的黑暗猛地从身边的队友体内爆发时,我们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常年猎杀混沌的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本身竟已成为了黑暗的温床。我们热衷于预知城市的灾厄,却将自己置之身后。

  ? 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却不是最不可饶恕的。

  ? 当我望着混沌那在天穹扭动的身影,我竟有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仿佛那黑暗的浪潮如一个人般哭泣哀嚎,祈求着救赎。

  ? 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个错觉——或许成为温床的那个战友还没有死去呢?或许他的意识转移到了这巨大的黑暗浪潮中呢?这将是何等的煎熬与痛苦?

  ? 于是我犹豫了——我本不该对任何事物心软,哪怕那是自己曾经的战友——我没有及时地下令。

  ? 于是我们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时间。

  ? 在最后,当我们将混沌消灭在遗迹中时,我才发现整个战场上仅有我一人还站立着——所有人都死在了混沌的侵蚀之下,而我则像是失去心灵的木偶般僵硬地走出这座城市。

  ? 我的心中只剩下了无处宣泄的哀伤与让我迫不得已地逃离这里的愧疚,当我在许久之后再次回到这里时,我发现城市里混沌的气息又一次成型了。

  ? 而城外,坐着一位银发少女和一个真正的“厄兆”。

  ? 我在遗迹里看见了昔日战友们战斗的身影,那仿佛无穷无尽地、宛如地狱一般的厮杀。

  ? 混沌本想操控他们作为温床走上地面,然后在更多的城市之中爆发灾害——若是如此,想必“厄兆”们也必然是分身乏术——但我的战友们,这些“厄兆”的赝品们靠着自己仅剩一线的意识互相阻止,使得混沌无法得逞。

  ? 他们是多么的高贵,以至于在我加入他们的战斗时自惭形秽。

  ? 但吾等是逐火之蛾,我们是发誓要将混沌铲除的逐火之蛾。纵使我们只是冒牌货,我们也会像所有真正的逐火之蛾一般行动,即便这凡人伪造而成的“厄兆”之躯为赝品,但我们的信念却与所有在火焰中化作灰烬的飞蛾一般坚硬。

  ? 但是,当我抚摸着爱丽丝的银项链时,我才终于知道自己承受不起这份悲怆。这是只有真正的“逐火之蛾”才能够承受的孤独与悲哀,那份即便身边之人尽数死去却还能手执火焰之剑冲锋的坚定,我们都不具备。

  ? 因为我们的心灵终究只是凡人。恐惧黑暗而渴望救赎,因为孤独而渴望被爱的凡人之心啊——

  ? 专业的事情,果然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做。凡人的结局只会如此的悲哀罢了。

  ? “命运无常……”我站在山丘上,望着脚下一望无际地碧绿草原喃喃地说道:“如火焰焚世……”

  96

  六道众生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1

  2019.08.01 08:21

  字数 2268

  

  ? 在二十三岁这年,我有了一个妻子。

  ? 二十五岁这年,我的妻子怀孕了。

  ? 十月中旬,在医生告诉我的预产期那天,我急匆匆地从外地赶回家中。还未进门,我便透过窗户看见了昏倒在地的妻子——

  ? 以及她蠕动着、不断膨胀着地腹部。

  ? 黑暗如浪潮一般破开屋顶,铺天盖地地将阴影投向大地。

  ? 投向绝望的我。

  ? 在天旋地转之中,我感到自己仿佛被抛进了某种冰冷而粘稠的液体之中,一种来自血液深处的寒意与恐惧感贯穿了我的身体——而这股感觉印刻在我的身体中,伴随着我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 在痛苦的昏迷之中,我感觉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身体中一点点的、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子剥离了出去。就在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溶解在这片黑暗中时,我望见了那模糊的火光。

  ? 火光逐渐壮阔了起来,我感到身边的黑暗在退缩,如退潮般不甘地后撤。那旺盛的火焰在我的眼前绽放,从我的身侧掠过,将我身上那如污泥般粘稠的黑暗撕碎并吞食下去。

  ? 我落在了冰凉的地上,半昏迷间望见一个手持火焰之剑的身影转身离去。我听见了他在风中如旗帜般被扬起的斗篷猎猎作响的声音,那声音在废墟之间无比凄凉地萦绕着,像是他为自己演奏的乐曲。

  ? 他在夕阳的映照下微微地转过头,我看见了那只如火焰般跃动着的金红色独眼。

  ? 随后,我便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之中。

  ? 在梦中,我望见了我的身影。我看见自己向着通天大火走去,身上穿着与救下我的那个人一样的焦黑盔甲与褴褛风袍。

  ? 然后,消失在那闪耀的火光之中。

  ? 于是,我成为了“厄兆”。

  ? 尽管我并不拥有驱逐黑暗的力量,但我这副曾被混沌侵蚀的身躯却拥有着一定程度上预测混沌爆发的能力。我穿上了铠甲与风袍,像是那个人一般穿行在各个城市之间。

  ? 即使我无法向那片无边的黑暗复仇,但若我能够阻止更多人变成像我这样悲惨的家伙……或许也是值得的吧?即便……我只是“厄兆”们拙劣的赝品,但我确确实实地憧憬着他们,憧憬着他们那样不求回报的生活方式。

  ? 我只希望,自己也能够活的那么潇洒。

  ? 三十二岁,我遇到了一位法师,她拥有着和我一样的银发——因此我知道她也是与我一样被混沌所侵蚀的“受诅咒者”,是被大多国家唾弃的存在,是被混沌夺去了珍贵之物的悲哀幸存者。

  ? 她压低宽大的帽檐,试图用这只巨大的尖头软帽来掩盖自己的银发——但我却还是几乎在瞬间便看出来她与我是同一类人。

  ? 大概是因为她那张因为人性的缺失而麻木冰冷的脸吧。

  ? 她从我身边走过时脖颈上的银质项链反射着显眼的光芒,就像是在提醒我与她搭话。

  ? 于是我这么做了,之后她也穿起了那身被火焰熏黑的铠甲与破烂的挡风长袍。

  ? “我们”的数量逐渐增加,最终达到了四十八人的规模——我们借助着预知混沌的能力,在各大城市与国家间穿行并警告人们。尽管不被除我们之外的任何人所理解甚至是被人所憎恶,但我们依旧无怨无悔地在城市中将同样被火焰所熏黑的长剑拔出,然后在城里所有人都逃走之后悄悄地撤退。

  ? 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受到了这样的诅咒,才会憧憬拯救我们的人吧。

  ? 从结果上来看,我也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感谢爱丽丝——也就是最开始与我同行的女法师——找到那个“逐火之蛾”的遗迹。但总而言之,我们真正意义上地拥有了对抗混沌的力量——那些由先人所留存至现世的、带有余火的武器。

  ? 那些武器像是墓碑一般伫立在遗迹的深处,在深邃的黑暗中透着幽深的火光。

  ? 从我们的结局上来看,我们根本不应该拔出那些武器,更不应该把那个遗迹作为我们的据点。

  ? 当那铺天盖地的黑暗猛地从身边的队友体内爆发时,我们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常年猎杀混沌的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本身竟已成为了黑暗的温床。我们热衷于预知城市的灾厄,却将自己置之身后。

  ? 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却不是最不可饶恕的。

  ? 当我望着混沌那在天穹扭动的身影,我竟有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仿佛那黑暗的浪潮如一个人般哭泣哀嚎,祈求着救赎。

  ? 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个错觉——或许成为温床的那个战友还没有死去呢?或许他的意识转移到了这巨大的黑暗浪潮中呢?这将是何等的煎熬与痛苦?

  ? 于是我犹豫了——我本不该对任何事物心软,哪怕那是自己曾经的战友——我没有及时地下令。

  ? 于是我们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时间。

  ? 在最后,当我们将混沌消灭在遗迹中时,我才发现整个战场上仅有我一人还站立着——所有人都死在了混沌的侵蚀之下,而我则像是失去心灵的木偶般僵硬地走出这座城市。

  ? 我的心中只剩下了无处宣泄的哀伤与让我迫不得已地逃离这里的愧疚,当我在许久之后再次回到这里时,我发现城市里混沌的气息又一次成型了。

  ? 而城外,坐着一位银发少女和一个真正的“厄兆”。

  ? 我在遗迹里看见了昔日战友们战斗的身影,那仿佛无穷无尽地、宛如地狱一般的厮杀。

  ? 混沌本想操控他们作为温床走上地面,然后在更多的城市之中爆发灾害——若是如此,想必“厄兆”们也必然是分身乏术——但我的战友们,这些“厄兆”的赝品们靠着自己仅剩一线的意识互相阻止,使得混沌无法得逞。

  ? 他们是多么的高贵,以至于在我加入他们的战斗时自惭形秽。

  ? 但吾等是逐火之蛾,我们是发誓要将混沌铲除的逐火之蛾。纵使我们只是冒牌货,我们也会像所有真正的逐火之蛾一般行动,即便这凡人伪造而成的“厄兆”之躯为赝品,但我们的信念却与所有在火焰中化作灰烬的飞蛾一般坚硬。

  ? 但是,当我抚摸着爱丽丝的银项链时,我才终于知道自己承受不起这份悲怆。这是只有真正的“逐火之蛾”才能够承受的孤独与悲哀,那份即便身边之人尽数死去却还能手执火焰之剑冲锋的坚定,我们都不具备。

  ? 因为我们的心灵终究只是凡人。恐惧黑暗而渴望救赎,因为孤独而渴望被爱的凡人之心啊——

  ? 专业的事情,果然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做。凡人的结局只会如此的悲哀罢了。

  ? “命运无常……”我站在山丘上,望着脚下一望无际地碧绿草原喃喃地说道:“如火焰焚世……”

  

  ? 在二十三岁这年,我有了一个妻子。

  ? 二十五岁这年,我的妻子怀孕了。

  ? 十月中旬,在医生告诉我的预产期那天,我急匆匆地从外地赶回家中。还未进门,我便透过窗户看见了昏倒在地的妻子——

  ? 以及她蠕动着、不断膨胀着地腹部。

  ? 黑暗如浪潮一般破开屋顶,铺天盖地地将阴影投向大地。

  ? 投向绝望的我。

  ? 在天旋地转之中,我感到自己仿佛被抛进了某种冰冷而粘稠的液体之中,一种来自血液深处的寒意与恐惧感贯穿了我的身体——而这股感觉印刻在我的身体中,伴随着我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 在痛苦的昏迷之中,我感觉到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身体中一点点的、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子剥离了出去。就在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溶解在这片黑暗中时,我望见了那模糊的火光。

  ? 火光逐渐壮阔了起来,我感到身边的黑暗在退缩,如退潮般不甘地后撤。那旺盛的火焰在我的眼前绽放,从我的身侧掠过,将我身上那如污泥般粘稠的黑暗撕碎并吞食下去。

  ? 我落在了冰凉的地上,半昏迷间望见一个手持火焰之剑的身影转身离去。我听见了他在风中如旗帜般被扬起的斗篷猎猎作响的声音,那声音在废墟之间无比凄凉地萦绕着,像是他为自己演奏的乐曲。

  ? 他在夕阳的映照下微微地转过头,我看见了那只如火焰般跃动着的金红色独眼。

  ? 随后,我便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之中。

  ? 在梦中,我望见了我的身影。我看见自己向着通天大火走去,身上穿着与救下我的那个人一样的焦黑盔甲与褴褛风袍。

  ? 然后,消失在那闪耀的火光之中。

  ? 于是,我成为了“厄兆”。

  ? 尽管我并不拥有驱逐黑暗的力量,但我这副曾被混沌侵蚀的身躯却拥有着一定程度上预测混沌爆发的能力。我穿上了铠甲与风袍,像是那个人一般穿行在各个城市之间。

  ? 即使我无法向那片无边的黑暗复仇,但若我能够阻止更多人变成像我这样悲惨的家伙……或许也是值得的吧?即便……我只是“厄兆”们拙劣的赝品,但我确确实实地憧憬着他们,憧憬着他们那样不求回报的生活方式。

  ? 我只希望,自己也能够活的那么潇洒。

  ? 三十二岁,我遇到了一位法师,她拥有着和我一样的银发——因此我知道她也是与我一样被混沌所侵蚀的“受诅咒者”,是被大多国家唾弃的存在,是被混沌夺去了珍贵之物的悲哀幸存者。

  ? 她压低宽大的帽檐,试图用这只巨大的尖头软帽来掩盖自己的银发——但我却还是几乎在瞬间便看出来她与我是同一类人。

  ? 大概是因为她那张因为人性的缺失而麻木冰冷的脸吧。

  ? 她从我身边走过时脖颈上的银质项链反射着显眼的光芒,就像是在提醒我与她搭话。

  ? 于是我这么做了,之后她也穿起了那身被火焰熏黑的铠甲与破烂的挡风长袍。

  ? “我们”的数量逐渐增加,最终达到了四十八人的规模——我们借助着预知混沌的能力,在各大城市与国家间穿行并警告人们。尽管不被除我们之外的任何人所理解甚至是被人所憎恶,但我们依旧无怨无悔地在城市中将同样被火焰所熏黑的长剑拔出,然后在城里所有人都逃走之后悄悄地撤退。

  ? 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受到了这样的诅咒,才会憧憬拯救我们的人吧。

  ? 从结果上来看,我也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感谢爱丽丝——也就是最开始与我同行的女法师——找到那个“逐火之蛾”的遗迹。但总而言之,我们真正意义上地拥有了对抗混沌的力量——那些由先人所留存至现世的、带有余火的武器。

  ? 那些武器像是墓碑一般伫立在遗迹的深处,在深邃的黑暗中透着幽深的火光。

  ? 从我们的结局上来看,我们根本不应该拔出那些武器,更不应该把那个遗迹作为我们的据点。

  ? 当那铺天盖地的黑暗猛地从身边的队友体内爆发时,我们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常年猎杀混沌的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本身竟已成为了黑暗的温床。我们热衷于预知城市的灾厄,却将自己置之身后。

  ? 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却不是最不可饶恕的。

  ? 当我望着混沌那在天穹扭动的身影,我竟有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仿佛那黑暗的浪潮如一个人般哭泣哀嚎,祈求着救赎。

  ? 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个错觉——或许成为温床的那个战友还没有死去呢?或许他的意识转移到了这巨大的黑暗浪潮中呢?这将是何等的煎熬与痛苦?

  ? 于是我犹豫了——我本不该对任何事物心软,哪怕那是自己曾经的战友——我没有及时地下令。

  ? 于是我们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时间。

  ? 在最后,当我们将混沌消灭在遗迹中时,我才发现整个战场上仅有我一人还站立着——所有人都死在了混沌的侵蚀之下,而我则像是失去心灵的木偶般僵硬地走出这座城市。

  ? 我的心中只剩下了无处宣泄的哀伤与让我迫不得已地逃离这里的愧疚,当我在许久之后再次回到这里时,我发现城市里混沌的气息又一次成型了。

  ? 而城外,坐着一位银发少女和一个真正的“厄兆”。

  ? 我在遗迹里看见了昔日战友们战斗的身影,那仿佛无穷无尽地、宛如地狱一般的厮杀。

  ? 混沌本想操控他们作为温床走上地面,然后在更多的城市之中爆发灾害——若是如此,想必“厄兆”们也必然是分身乏术——但我的战友们,这些“厄兆”的赝品们靠着自己仅剩一线的意识互相阻止,使得混沌无法得逞。

  ? 他们是多么的高贵,以至于在我加入他们的战斗时自惭形秽。

  ? 但吾等是逐火之蛾,我们是发誓要将混沌铲除的逐火之蛾。纵使我们只是冒牌货,我们也会像所有真正的逐火之蛾一般行动,即便这凡人伪造而成的“厄兆”之躯为赝品,但我们的信念却与所有在火焰中化作灰烬的飞蛾一般坚硬。

  ? 但是,当我抚摸着爱丽丝的银项链时,我才终于知道自己承受不起这份悲怆。这是只有真正的“逐火之蛾”才能够承受的孤独与悲哀,那份即便身边之人尽数死去却还能手执火焰之剑冲锋的坚定,我们都不具备。

  ? 因为我们的心灵终究只是凡人。恐惧黑暗而渴望救赎,因为孤独而渴望被爱的凡人之心啊——

  ? 专业的事情,果然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做。凡人的结局只会如此的悲哀罢了。

  ? “命运无常……”我站在山丘上,望着脚下一望无际地碧绿草原喃喃地说道:“如火焰焚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