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晶澳的上市——私有化——再上市之路,只差最后“临门一脚”。

我想分享四天前的原始中国能源网

金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高”)的上市私有化重新上市的道路,只有最后“一只脚”。

华夏能源网(微信号hxny100)获悉,9月12日,金高矿业将发布秦皇岛天业通联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业通联”,股票代码:.SZ),并宣布该公司于2019年9月1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通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并购与重组委员会将在不久的将来举行一次工作会议,以审查公司的主要资产销售以及发行股票以购买资产和关联方交易。

这意味着由祁宝芳控制的公司关键资本运营是决赛中最关键的时刻。如果获得批准,金高将迅速回归A,上市后市值将达到数百亿。主板市场将增加另一个光伏“大块”。

但是,悬念仍然存在。今年上半年,金高公司的收入为88.69亿元,同比下降5.31%;净利润为109.8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3%。净经营现金流量4.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82.57%。数据不是很好。韶关市最大的困难和难点是高负债:截至6月30日,金高公司负债总额为183.7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59%。

根据中国证监会并购委员会工作会议的通知,金高的借壳重组审查会议将于9月19日9:00举行。 A迅速获得成功后,金傲将具有什么样的市场表现?

靳保芳的首都之舞步骤:上市除名,重新上市

1996,河北京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龙集团”)成立,生产太阳能光伏产品。景龙是中国企业500强、世界最大的晶体硅生产基地、世界最大的单晶硅太阳能电池制造商、国家火炬计划太阳能硅材料产业基地。

2005年5月18日,京龙集团的子公司京奥成立,也从事太阳能产业。严宝芳是金高集团执行董事长。随后,齐宝芳亲自发起,带领公司进军光伏制造业,并迅速开启了海外上市计划。该公司成立不到两年,于2007年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随后,金高变得越来越强大。2010年以来,晶澳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光伏电池制造商,并已成为光伏组件的领先供应商。

中国能源网(微信HXNY100)视察了京奥2017的财务数据,公司2017年度净收入为3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4亿,增长25.5%。利润总额3亿7030万美元,净利润增长12.3%。无论是从数据还是行业声誉来看,晶澳始终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然而,在美国股市上,中国光伏企业却不待见,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与国内数百亿股龙基股份和通威股份的市值相比,金高的市值不足30亿元,让他难以平静下来。

因此,2015年,金高开始筹划美股的退市。2015年6月,金高开始私有化。当时,每股价格为9.69美元,公司估值约为4亿8910万美元。但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7才有新的突破。

金高控股于2017年11月17日宣布已与金高控股正式签署最终协议和合并计划。这家上市公司将以3.62亿美元的全现金交易被收购和私有化。买家就是金高。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戚宝芳,以及由英属维尔京群岛控制的公司金龙集团。根据协议,买方集团计划以债务和股权的混合方式为收购提供资金。

金谷证券于2018年7月17日暂停了在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纳斯达克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退市通知。六天后,天业通联发布公告,称已与金高实际控制人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金高拟收购天业通联100%的股权(股票代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何志平变更。为了保方,而构成借壳上市。

从美国退市,到与天业通的协议迅速重组,只花了6天,因此在资本市场上的无缝连接可谓是其他仍在苦苦排队的光伏企业的“上帝运作”!

借壳上市的速度,韶关的路会通畅吗?

公司的后门“天业通联”成立于2000年。主要从事铁路桥梁建筑及其他领域的起重运输设备的设计,生产,制造,销售和施工。该产品主要用于铁路,公路桥梁和地下轨道建设,已于2010年8月10日成功上市。

从2011年到2017年,天业通联的非净利润为负。 2017年,天业通联收入为3.5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21.6万元,非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4.63百万元。令人不满意的性能使其成为出售贝壳的必然选择。

金高选择了快速借贷,这表明鲍保芳不想花更多的时间在IPO上排队,但这并不是那么容易。根据2019年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并购与重组委员会第四十次工作会议的公告,会议将于9月19日上午9:00举行,以审查两项合并与收购申请。第二位申请人是“秦皇岛天业通联重工有限公司(股票购买资产发行),悬念将在一周后揭晓。

在光伏行业中,金高的行业地位处于领先地位。金高在全球光伏市场的份额为10%。截至2018年底,它已累计出货35GW,在全球拥有33,000个用户。 2018年,金高实现销售收入196亿元。

但是,如果您查看Jinao的业务数据,它并不十分醒目。京高公司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总营业收入为88.69亿元,同比下降5.31%;净利润为38.6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3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4亿元,同比增长62.59%。

此外,今年上半年,金高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1亿元,同比下降82.57%。此外,金高募捐活动上半年净现金流量为5.64亿元,去年同期为-4339万元。对此,金高表示,主要原因是这一时期的订单增加。导致购买商品和劳务的股票现金较多;支付给员工的现金流量较高;与业务有关的票据和存款增加。

华夏能源网(微信号hxny100)发现,金高最大的问题仍然是高负债问题。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高资产总额246.41亿元,负债总额183.79亿元,资产负债率74.59%。

在这方面,金高公司在半年报中也承认,近年来公司负债规模较大,面临资产负债率较高的风险。于2016年末,2017年及2018年末,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20%,68.07%和76.27%。 “如果公司未来的债务规模继续增长,将对公司的偿付能力产生一定的影响。”金高说。

对于金高来说,如果能够成功突破A股上市,将开辟A股的融资渠道,这对于债务问题最高的金高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并有望开拓更大的发展空间。

将金高与同类光伏企业的资产规模进行比较,预计上市后市值将达到数百亿美元。到那时,几家主要的光伏巨头将在A股领域取得卓越的成绩,谁将有更好的表现将是值得期待的观点。

本文最初由第一点的作者撰写,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馆藏报告投诉

金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高”)距离重新上市私有化的仅一步之遥。

华夏能源网(微信号hxny100)获悉,9月12日,金高公司将借壳秦皇岛天业通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业通”,股票代码:.SZ)的公告。该公司已于2019年9月1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通知,并将在不久的将来召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并购与重组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通过发行公司股票的方式,对主要资产的出售,资产购买及相关交易进行核查。

这意味着,金宝芳对京澳壳牌天业连接的控制,这是一个主要的资本运营,已经达到了最终也是最关键的突破点。如果审核通过,金高快速回到A将会成功。上市后,市场价值有望达到数百亿美元,主板市场将再添一个光伏“大头”。

然而,悬念依然存在。今年上半年,金澳的收入为88亿6900万元,同比下降5.31%;净营业现金流量为4亿100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82.57%。数据并不精彩。韶关最大的困难和雷击点是高负债:截至6月30日,Jingao的负债总额为183亿7900万元,资产负债率为74.59%。

根据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员会工作会议公告,金澳公司的借壳重组审核会议将于9月19日9时召开。届时,是与否的悬念终将揭晓。在一次快速的成功之后,金高会有怎样的市场表现?

靳芳的资本舞步骤:上市退市,重新上市

1996,成立了河北中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集团”),生产太阳能光伏产品。景龙是中国企业500强、世界最大的晶体硅生产基地、世界最大的单晶硅太阳能电池制造商、国家火炬计划太阳能硅材料产业基地。

2005年5月18日,京龙集团的子公司京奥成立,也从事太阳能产业。严宝芳是金高集团执行董事长。随后,齐宝芳亲自发起,带领公司进军光伏制造业,并迅速开启了海外上市计划。该公司成立不到两年,于2007年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随后,金高变得越来越强大。2010年以来,晶澳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光伏电池制造商,并已成为光伏组件的领先供应商。

中国能源网(微信HXNY100)视察了京奥2017的财务数据,公司2017年度净收入为3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4亿,增长25.5%。利润总额3亿7030万美元,净利润增长12.3%。无论是从数据还是行业声誉来看,晶澳始终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但是,在美国股票市场,中国的光伏企业迫不及待地被看到,其市值被严重低估了。与数百亿内资的龙脊和通威股份的国内市值相比,金高的市值还不到30亿元,这让他很难平静下来。

因此,金高在2015年开始计划退出美国股票。 2015年6月,金高开始私有化。当时的价格为每股9.69美元,公司的估值约为4.891亿美元。但是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7年才有了新的突破。

金高控股于2017年11月17日宣布已与金高控股正式签署最终协议和合并计划。这家上市公司将以3.62亿美元的全现金交易被收购和私有化。买家就是金高。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戚宝芳,以及由英属维尔京群岛控制的公司金龙集团。根据协议,买方集团计划以债务和股权的混合方式为收购提供资金。

金谷证券于2018年7月17日暂停了在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纳斯达克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退市通知。六天后,天业通联发布公告,称已与金高实际控制人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金高拟收购天业通联100%的股权(股票代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何志平变更。为了保方,而构成借壳上市。

从美国退市,到与天业通的协议迅速重组,只花了6天,因此在资本市场上的无缝连接可谓是其他仍在苦苦排队的光伏企业的“上帝运作”!

借壳上市的速度,韶关的路会通畅吗?

公司的后门“天业通联”成立于2000年。主要从事铁路桥梁建筑及其他领域的起重运输设备的设计,生产,制造,销售和施工。该产品主要用于铁路,公路桥梁和地下轨道建设,已于2010年8月10日成功上市。

从2011年到2017年,天业通联的非净利润为负。 2017年,天业通联收入为3.5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21.6万元,非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4.63百万元。令人不满意的性能使其成为出售贝壳的必然选择。

金高选择了快速借贷,这表明鲍保芳不想花更多的时间在IPO上排队,但这并不是那么容易。根据2019年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并购与重组委员会第四十次工作会议的公告,会议将于9月19日上午9:00举行,以审查两项合并与收购申请。第二位申请人是“秦皇岛天业通联重工有限公司(股票购买资产发行),悬念将在一周后揭晓。

在光伏行业中,金高的行业地位处于领先地位。金高在全球光伏市场的份额为10%。截至2018年底,它已累计出货35GW,在全球拥有33,000个用户。 2018年,金高实现销售收入196亿元。

但是,如果您查看Jinao的业务数据,它并不十分醒目。京高公司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总营业收入为88.69亿元,同比下降5.31%;净利润为38.6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3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4亿元,同比增长62.59%。

此外,今年上半年,金高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1亿元,同比下降82.57%。此外,金高募捐活动上半年净现金流量为5.64亿元,去年同期为-4339万元。对此,金高表示,主要原因是这一时期的订单增加。导致购买商品和劳务的股票现金较多;支付给员工的现金流量较高;与业务有关的票据和存款增加。

华夏能源网(微信号hxny100)发现,金高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其高负债。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高资产总额为246.41亿元,负债总额为183.7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4.59%。

在这方面,金高公司在半年报中也承认,近年来公司负债规模较大,面临资产负债率较高的风险。于2016年末,2017年及2018年末,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20%,68.07%和76.27%。 “如果公司未来的债务规模继续增长,将对公司的偿付能力产生一定的影响。”金高说。

对于金高来说,如果能够成功突破A股上市,将开辟A股的融资渠道,这对于债务问题最高的金高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并有望开拓更大的发展空间。

将金高与同类光伏企业的资产规模进行比较,预计上市后市值将达到数百亿美元。到那时,几家主要的光伏巨头将在A股领域取得卓越的成绩,谁将有更好的表现将是值得期待的观点。

本文最初由第一点的作者撰写,未经授权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