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玄幻】兴衰(18)

  

  目 录

  上 一 幕 夜袭疑云

  第十七幕 ? 山雨欲来

  在李茹冰的决定下达后,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待着,毕竟,没有人有百分百的把握敌人不会攻上来。但是,不知不觉间,大半夜过去了,敌军仍然不见踪影。

  “叮当——”一声声武器落地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人跌坐在地,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很快,能奇袭的时间就已经过了,所以可确定敌军是不会来了。

  “安排下去,让人员按编制依次休息。”李茹冰吩咐道。

  “这些事交给我们做就好,”一个中尉说道,“您赶紧休息一下吧,您快一夜没合眼了。”

  听了这话,李茹冰一股困意袭来:毕竟已经忙了一整天了,她之前很少经历过这种情况。徐宏祖看出了李茹冰的疲惫,便说:“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先顶一会儿。”

  “这怎么行,你还不熟悉编制,而且对部队也不熟,不能让你顶着。”李茹冰说道。

  “可你已经很累了,不休息一下能行吗?”徐宏祖劝道。

  李茹冰看了徐宏祖一眼,说道:“怎么说我也接受过军队的严格训练,肯定没问题,倒是你还是休息一下吧,省的撑不住。”

  徐宏祖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平常我练刀术时可比现在苦多了,就目前的状态而言,我一点问题没有。”

  听了这话,李茹冰有点吃惊,虽然知道这家伙的刀术一流,但她一直以为那是天赋技能,没怎么在意,原来他的逆天刀术是练出来的吗?

  “那好吧,不过,别勉强。”李茹冰说完,就和之前的中尉一起去安排人员休息了。徐宏祖笑了笑,找到了孙潇洋和伍德。

  “你们两没事吧?”徐宏祖问道。

  “你可算是想起我俩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李茹冰迷住了?”伍德质问道。

  “什么呀,我之前一直在指挥好不好,什么被迷住了啊!”徐?曜嬗械闵恕?

  孙潇洋一愣,说道:“你真的不想和她拉近点关系?”

  “为什么要和她拉近关系?”徐宏祖没好气地问。

  “她是四大神兽家族的一员,你看她那么年轻就升到了中校,现在她只是缺经验,否则绝对可以升到将级的。”孙潇洋说道。

  “四大神兽?你是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吗?”徐宏祖问道。

  “想不到你竟然知道,这四大家族是仅次于皇家八大家族的存在,李茹冰就是玄武家族——李家的人物。”

  “怪不得,玄武属水,李茹冰的能力大部分都和水有关。”徐宏祖自言自语道。

  “连这个你也知道?”伍德很是惊讶。他原本以为徐宏祖会一脸惊奇地向他们询问相关信息。

  “不过,你们为什么那么清楚?”徐宏祖突然问道。

  “这是因为四大神兽家族和军部走的很近,像玄武家族和青龙家族负责医药护理,白虎家族和朱雀家族负责军工和冶金。我们军队的人对他们很熟。”孙潇洋说道。

  徐宏祖没有说话,但心中还是有疑问。伍德看着徐宏祖的样子,明白了:“你是在想为什么我们会知道这个中校属于玄武家族是吧?”见到徐宏祖点头,伍德笑着说:“因为孙潇洋是白虎家族——孙家的人。”

  听了这话,徐宏祖一脸吃惊的盯着孙潇洋,孙潇洋摆摆手:“由于我天赋不怎么够,仅仅觉醒了驭兽术这一项天赋技能,所以这个身份没什么用。”

  徐宏祖很不解:“什么叫只觉醒了一个天赋技能?”看着好奇心被勾起来的徐宏祖,孙潇洋叹了口气,说:“你觉得现在是你详细了解这些的时候吗?”徐宏祖顿时反应过来,说道:“之后你可要和我详细说说。”“行。”孙潇洋答应道。

  “我们现在去干什么?”伍德见孙潇洋将徐宏祖的话匣子关上,赶紧问道。

  “我们去帮前线士兵收集食物。”徐宏祖说道。

  说罢,三人就向收集食物的士兵走去。孙潇洋和伍德二人走在山路上,突然想起,徐宏祖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回头一看,徐宏祖一脸轻松的走在山路上。“看来我们又瞎操心了。”伍德说。孙潇洋点了点头。

  现在已是清晨,不少树上已经凝出露水,小鸟的叫声渐渐响起,遥远的东方泛起了红色,太阳将要升起,带给这个世界一天新的光明。

  可惜的是,如此美景,徐宏祖等人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们在帮忙收集食物。这时,徐宏祖深感无力,辨别那种东西可以吃这种能力就不是他所具有的了,毕竟,在原来的世界里,这项能力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总算找到你的弱项了,看来你也不是全能的嘛。”孙潇洋打趣道。旁边的士兵不说话,心想:哪有少校会亲自收集食物的,这个级别的人物很多事情都不用亲自干了。他们这样想着却看到,徐宏祖正饶有兴致的学习着相关方面的知识,没多久已经可以自己收集常见的食物了。这让一些士兵觉得很新奇,徐宏祖完全没有架子,这让不少士兵对他产生了好感。

  没有敌军的干扰,这支部队几天后开始逐渐的恢复过来,徐宏祖感叹道:“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才过了几天,已经恢复了战斗力。”

  “那是自然,我们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李茹冰不知何时出现在徐宏祖的身边。

  “那接下来呢?”徐宏祖问道,“我们这样一支部队在山里的活动迟早会被发现,就算他们早不到我们的具体位置,也可确定我们躲在哪座山上。”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所以我有两个方案。”李茹冰说道。

  “两个方案?”徐宏祖有些吃惊。

  “第一个方案很稳妥,这支部队里有不少大家族里的人,一旦我们失联很长时间,他们一定会前来支援。”李茹冰说道。

  “所以你要坚守阵地,等待救援?”徐宏祖听明白了。

  “怎么,你就不好奇大家族的事吗?”李茹冰眉毛一挑,问道。

  “好奇,但我已经听过一些消息,所以暂时不关心。”徐宏祖说道。

  “你倒是实话实说,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玄武家族的人了吧。”李茹冰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次徐宏祖吃惊不小。李茹冰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不难猜啊,你身边的那个孙潇洋是白虎家族的人,他肯定和你说过了呀。”李茹冰说,“我们四大神兽家族有特殊联系,只要一见面,就能瞬间知道对方名字和属于哪个家族。”

  徐宏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第一次两人见面时互相对视是这个原因。“那第二个方案不会是突围吧。”徐宏祖想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

  “那当然了,这是仅有的两个办法了。”李茹冰此时倒是理直气壮。

  “突围倒是可以,但是我们连敌军的封锁都不清楚,贸然突围会有危险。”徐宏祖想了想,说道,“如果要突围,最好现在就开始准备。”

  “你想突围?”李茹冰有点惊讶。

  “那是自然,被他们算计了一把,怎么也得找补点回来。”徐宏祖说道。

  “这话我赞同,你还是有些男子气概的。”李茹冰说道。

  这话让徐宏祖有些气结,但又发作不得。李茹冰好笑的看着徐宏祖的表情,说道:“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突围吧。”

  “我现在想知道大部队的情况。”徐宏祖突然说,“如果能和大部队汇合,我们应该就能摆脱敌军了。”

  “话是如此说,但我们并不知道大部队的情况啊。”李茹冰叹了口气,“而且我觉得我们靠不上他们,反而要我们去救他们,毕竟他们直接与敌方主力战斗了啊。”

  徐宏祖若有所思,说:“在我们拿到敌军相应情报之前,还能给他们捣捣乱哦。”

  “捣乱?”李茹冰不解,问道,“你又有什么主意了?”

  徐宏祖低声对李茹冰说了几句话,李茹冰的表情顿时丰富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伸出大拇指,说:“这方法就你想得出,不过需要一点儿时间准备,我尽快吩咐下去。”说罢,李茹冰急匆匆的走了。望着李茹冰的背影,徐宏祖一阵无语,这么着急,看来李茹冰果然是个战斗狂人。

  山下,斯泰普顿营帐。

  “准备的怎么样了?”斯泰普顿一脸得意地望着路易斯参谋,显然是为自己想到的主意相当得意。路易斯参谋无视了斯泰普顿的表情,直接说道:“还需要时间,再等等吧。”

  “还要时间!?”斯泰普顿急了,一下跳了起来,怒吼着,将自己手下人的效率狠狠地批评了一番。路易斯参谋看着发怒的斯泰普顿,感到一阵无语。

  “够了,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样,你是领导者,怎么能先慌乱起来!”路易斯参谋冷冷的训斥道。

  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浇醒了斯泰普顿。

  看到斯泰普顿冷静下来,路易斯参谋接着说:“我知道你迫切的想要将功赎过,但请你记住,操之过急是大忌。要完成你的计划,地点的选取尤为重要,更何况我们连他们具体躲在那座山都不知道,这个地点的选取就更有难度,必须要花时间仔细寻找,根本急不得。”

  斯泰普顿低下头,有点沮丧:“可是,马上血水晶就要运完了,凡尔赛尊者就要来亲自对付他们,在不快点的话······”

  “越是这样越不能急,不然行动失败,你可担不了责。”路易斯参谋劝道。

  “好吧,就依你所言,不过,这群家伙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斯泰普顿攥紧了拳头,咬牙说道。

  96

  江暾升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5

  2019.07.20 19:44*

  字数 3250

  

  目 录

  上 一 幕 夜袭疑云

  第十七幕 ? 山雨欲来

  在李茹冰的决定下达后,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待着,毕竟,没有人有百分百的把握敌人不会攻上来。但是,不知不觉间,大半夜过去了,敌军仍然不见踪影。

  “叮当——”一声声武器落地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人跌坐在地,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很快,能奇袭的时间就已经过了,所以可确定敌军是不会来了。

  “安排下去,让人员按编制依次休息。”李茹冰吩咐道。

  “这些事交给我们做就好,”一个中尉说道,“您赶紧休息一下吧,您快一夜没合眼了。”

  听了这话,李茹冰一股困意袭来:毕竟已经忙了一整天了,她之前很少经历过这种情况。徐宏祖看出了李茹冰的疲惫,便说:“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先顶一会儿。”

  “这怎么行,你还不熟悉编制,而且对部队也不熟,不能让你顶着。”李茹冰说道。

  “可你已经很累了,不休息一下能行吗?”徐宏祖劝道。

  李茹冰看了徐宏祖一眼,说道:“怎么说我也接受过军队的严格训练,肯定没问题,倒是你还是休息一下吧,省的撑不住。”

  徐宏祖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平常我练刀术时可比现在苦多了,就目前的状态而言,我一点问题没有。”

  听了这话,李茹冰有点吃惊,虽然知道这家伙的刀术一流,但她一直以为那是天赋技能,没怎么在意,原来他的逆天刀术是练出来的吗?

  “那好吧,不过,别勉强。”李茹冰说完,就和之前的中尉一起去安排人员休息了。徐宏祖笑了笑,找到了孙潇洋和伍德。

  “你们两没事吧?”徐宏祖问道。

  “你可算是想起我俩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李茹冰迷住了?”伍德质问道。

  “什么呀,我之前一直在指挥好不好,什么被迷住了啊!”徐宏祖有点生气了。

  孙潇洋一愣,说道:“你真的不想和她拉近点关系?”

  “为什么要和她拉近关系?”徐宏祖没好气地问。

  “她是四大神兽家族的一员,你看她那么年轻就升到了中校,现在她只是缺经验,否则绝对可以升到将级的。”孙潇洋说道。

  “四大神兽?你是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吗?”徐宏祖问道。

  “想不到你竟然知道,这四大家族是仅次于皇家八大家族的存在,李茹冰就是玄武家族——李家的人物。”

  “怪不得,玄武属水,李茹冰的能力大部分都和水有关。”徐宏祖自言自语道。

  “连这个你也知道?”伍德很是惊讶。他原本以为徐宏祖会一脸惊奇地向他们询问相关信息。

  “不过,你们为什么那么清楚?”徐宏祖突然问道。

  “这是因为四大神兽家族和军部走的很近,像玄武家族和青龙家族负责医药护理,白虎家族和朱雀家族负责军工和冶金。我们军队的人对他们很熟。”孙潇洋说道。

  徐宏祖没有说话,但心中还是有疑问。伍德看着徐宏祖的样子,明白了:“你是在想为什么我们会知道这个中校属于玄武家族是吧?”见到徐宏祖点头,伍德笑着说:“因为孙潇洋是白虎家族——孙家的人。”

  听了这话,徐宏祖一脸吃惊的盯着孙潇洋,孙潇洋摆摆手:“由于我天赋不怎么够,仅仅觉醒了驭兽术这一项天赋技能,所以这个身份没什么用。”

  徐宏祖很不解:“什么叫只觉醒了一个天赋技能?”看着好奇心被勾起来的徐宏祖,孙潇洋叹了口气,说:“你觉得现在是你详细了解这些的时候吗?”徐宏祖顿时反应过来,说道:“之后你可要和我详细说说。”“行。”孙潇洋答应道。

  “我们现在去干什么?”伍德见孙潇洋将徐宏祖的话匣子关上,赶紧问道。

  “我们去帮前线士兵收集食物。”徐宏祖说道。

  说罢,三人就向收集食物的士兵走去。孙潇洋和伍德二人走在山路上,突然想起,徐宏祖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回头一看,徐宏祖一脸轻松的走在山路上。“看来我们又瞎操心了。”伍德说。孙潇洋点了点头。

  现在已是清晨,不少树上已经凝出露水,小鸟的叫声渐渐响起,遥远的东方泛起了红色,太阳将要升起,带给这个世界一天新的光明。

  可惜的是,如此美景,徐宏祖等人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们在帮忙收集食物。这时,徐宏祖深感无力,辨别那种东西可以吃这种能力就不是他所具有的了,毕竟,在原来的世界里,这项能力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总算找到你的弱项了,看来你也不是全能的嘛。”孙潇洋打趣道。旁边的士兵不说话,心想:哪有少校会亲自收集食物的,这个级别的人物很多事情都不用亲自干了。他们这样想着却看到,徐宏祖正饶有兴致的学习着相关方面的知识,没多久已经可以自己收集常见的食物了。这让一些士兵觉得很新奇,徐宏祖完全没有架子,这让不少士兵对他产生了好感。

  没有敌军的干扰,这支部队几天后开始逐渐的恢复过来,徐宏祖感叹道:“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才过了几天,已经恢复了战斗力。”

  “那是自然,我们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李茹冰不知何时出现在徐宏祖的身边。

  “那接下来呢?”徐宏祖问道,“我们这样一支部队在山里的活动迟早会被发现,就算他们早不到我们的具体位置,也可确定我们躲在哪座山上。”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所以我有两个方案。”李茹冰说道。

  “两个方案?”徐宏祖有些吃惊。

  “第一个方案很稳妥,这支部队里有不少大家族里的人,一旦我们失联很长时间,他们一定会前来支援。”李茹冰说道。

  “所以你要坚守阵地,等待救援?”徐宏祖听明白了。

  “怎么,你就不好奇大家族的事吗?”李茹冰眉毛一挑,问道。

  “好奇,但我已经听过一些消息,所以暂时不关心。”徐宏祖说道。

  “你倒是实话实说,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玄武家族的人了吧。”李茹冰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次徐宏祖吃惊不小。李茹冰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不难猜啊,你身边的那个孙潇洋是白虎家族的人,他肯定和你说过了呀。”李茹冰说,“我们四大神兽家族有特殊联系,只要一见面,就能瞬间知道对方名字和属于哪个家族。”

  徐宏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第一次两人见面时互相对视是这个原因。“那第二个方案不会是突围吧。”徐宏祖想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

  “那当然了,这是仅有的两个办法了。”李茹冰此时倒是理直气壮。

  “突围倒是可以,但是我们连敌军的封锁都不清楚,贸然突围会有危险。”徐宏祖想了想,说道,“如果要突围,最好现在就开始准备。”

  “你想突围?”李茹冰有点惊讶。

  “那是自然,被他们算计了一把,怎么也得找补点回来。”徐宏祖说道。

  “这话我赞同,你还是有些男子气概的。”李茹冰说道。

  这话让徐宏祖有些气结,但又发作不得。李茹冰好笑的看着徐宏祖的表情,说道:“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突围吧。”

  “我现在想知道大部队的情况。”徐宏祖突然说,“如果能和大部队汇合,我们应该就能摆脱敌军了。”

  “话是如此说,但我们并不知道大部队的情况啊。”李茹冰叹了口气,“而且我觉得我们靠不上他们,反而要我们去救他们,毕竟他们直接与敌方主力战斗了啊。”

  徐宏祖若有所思,说:“在我们拿到敌军相应情报之前,还能给他们捣捣乱哦。”

  “捣乱?”李茹冰不解,问道,“你又有什么主意了?”

  徐宏祖低声对李茹冰说了几句话,李茹冰的表情顿时丰富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伸出大拇指,说:“这方法就你想得出,不过需要一点儿时间准备,我尽快吩咐下去。”说罢,李茹冰急匆匆的走了。望着李茹冰的背影,徐宏祖一阵无语,这么着急,看来李茹冰果然是个战斗狂人。

  山下,斯泰普顿营帐。

  “准备的怎么样了?”斯泰普顿一脸得意地望着路易斯参谋,显然是为自己想到的主意相当得意。路易斯参谋无视了斯泰普顿的表情,直接说道:“还需要时间,再等等吧。”

  “还要时间!?”斯泰普顿急了,一下跳了起来,怒吼着,将自己手下人的效率狠狠地批评了一番。路易斯参谋看着发怒的斯泰普顿,感到一阵无语。

  “够了,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样,你是领导者,怎么能先慌乱起来!”路易斯参谋冷冷的训斥道。

  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浇醒了斯泰普顿。

  看到斯泰普顿冷静下来,路易斯参谋接着说:“我知道你迫切的想要将功赎过,但请你记住,操之过急是大忌。要完成你的计划,地点的选取尤为重要,更何况我们连他们具体躲在那座山都不知道,这个地点的选取就更有难度,必须要花时间仔细寻找,根本急不得。”

  斯泰普顿低下头,有点沮丧:“可是,马上血水晶就要运完了,凡尔赛尊者就要来亲自对付他们,在不快点的话······”

  “越是这样越不能急,不然行动失败,你可担不了责。”路易斯参谋劝道。

  “好吧,就依你所言,不过,这群家伙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斯泰普顿攥紧了拳头,咬牙说道。

  

  目 录

  上 一 幕 夜袭疑云

  第十七幕 ? 山雨欲来

  在李茹冰的决定下达后,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待着,毕竟,没有人有百分百的把握敌人不会攻上来。但是,不知不觉间,大半夜过去了,敌军仍然不见踪影。

  “叮当——”一声声武器落地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人跌坐在地,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很快,能奇袭的时间就已经过了,所以可确定敌军是不会来了。

  “安排下去,让人员按编制依次休息。”李茹冰吩咐道。

  “这些事交给我们做就好,”一个中尉说道,“您赶紧休息一下吧,您快一夜没合眼了。”

  听了这话,李茹冰一股困意袭来:毕竟已经忙了一整天了,她之前很少经历过这种情况。徐宏祖看出了李茹冰的疲惫,便说:“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先顶一会儿。”

  “这怎么行,你还不熟悉编制,而且对部队也不熟,不能让你顶着。”李茹冰说道。

  “可你已经很累了,不休息一下能行吗?”徐宏祖劝道。

  李茹冰看了徐宏祖一眼,说道:“怎么说我也接受过军队的严格训练,肯定没问题,倒是你还是休息一下吧,省的撑不住。”

  徐宏祖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平常我练刀术时可比现在苦多了,就目前的状态而言,我一点问题没有。”

  听了这话,李茹冰有点吃惊,虽然知道这家伙的刀术一流,但她一直以为那是天赋技能,没怎么在意,原来他的逆天刀术是练出来的吗?

  “那好吧,不过,别勉强。”李茹冰说完,就和之前的中尉一起去安排人员休息了。徐宏祖笑了笑,找到了孙潇洋和伍德。

  “你们两没事吧?”徐宏祖问道。

  “你可算是想起我俩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李茹冰迷住了?”伍德质问道。

  “什么呀,我之前一直在指挥好不好,什么被迷住了啊!”徐宏祖有点生气了。

  孙潇洋一愣,说道:“你真的不想和她拉近点关系?”

  “为什么要和她拉近关系?”徐宏祖没好气地问。

  “她是四大神兽家族的一员,你看她那么年轻就升到了中校,现在她只是缺经验,否则绝对可以升到将级的。”孙潇洋说道。

  “四大神兽?你是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吗?”徐宏祖问道。

  “想不到你竟然知道,这四大家族是仅次于皇家八大家族的存在,李茹冰就是玄武家族——李家的人物。”

  “怪不得,玄武属水,李茹冰的能力大部分都和水有关。”徐宏祖自言自语道。

  “连这个你也知道?”伍德很是惊讶。他原本以为徐宏祖会一脸惊奇地向他们询问相关信息。

  “不过,你们为什么那么清楚?”徐宏祖突然问道。

  “这是因为四大神兽家族和军部走的很近,像玄武家族和青龙家族负责医药护理,白虎家族和朱雀家族负责军工和冶金。我们军队的人对他们很熟。”孙潇洋说道。

  徐宏祖没有说话,但心中还是有疑问。伍德看着徐宏祖的样子,明白了:“你是在想为什么我们会知道这个中校属于玄武家族是吧?”见到徐宏祖点头,伍德笑着说:“因为孙潇洋是白虎家族——孙家的人。”

  听了这话,徐宏祖一脸吃惊的盯着孙潇洋,孙潇洋摆摆手:“由于我天赋不怎么够,仅仅觉醒了驭兽术这一项天赋技能,所以这个身份没什么用。”

  徐宏祖很不解:“什么叫只觉醒了一个天赋技能?”看着好奇心被勾起来的徐宏祖,孙潇洋叹了口气,说:“你觉得现在是你详细了解这些的时候吗?”徐宏祖顿时反应过来,说道:“之后你可要和我详细说说。”“行。”孙潇洋答应道。

  “我们现在去干什么?”伍德见孙潇洋将徐宏祖的话匣子关上,赶紧问道。

  “我们去帮前线士兵收集食物。”徐宏祖说道。

  说罢,三人就向收集食物的士兵走去。孙潇洋和伍德二人走在山路上,突然想起,徐宏祖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回头一看,徐宏祖一脸轻松的走在山路上。“看来我们又瞎操心了。”伍德说。孙潇洋点了点头。

  现在已是清晨,不少树上已经凝出露水,小鸟的叫声渐渐响起,遥远的东方泛起了红色,太阳将要升起,带给这个世界一天新的光明。

  可惜的是,如此美景,徐宏祖等人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们在帮忙收集食物。这时,徐宏祖深感无力,辨别那种东西可以吃这种能力就不是他所具有的了,毕竟,在原来的世界里,这项能力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总算找到你的弱项了,看来你也不是全能的嘛。”孙潇洋打趣道。旁边的士兵不说话,心想:哪有少校会亲自收集食物的,这个级别的人物很多事情都不用亲自干了。他们这样想着却看到,徐宏祖正饶有兴致的学习着相关方面的知识,没多久已经可以自己收集常见的食物了。这让一些士兵觉得很新奇,徐宏祖完全没有架子,这让不少士兵对他产生了好感。

  没有敌军的干扰,这支部队几天后开始逐渐的恢复过来,徐宏祖感叹道:“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才过了几天,已经恢复了战斗力。”

  “那是自然,我们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李茹冰不知何时出现在徐宏祖的身边。

  “那接下来呢?”徐宏祖问道,“我们这样一支部队在山里的活动迟早会被发现,就算他们早不到我们的具体位置,也可确定我们躲在哪座山上。”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所以我有两个方案。”李茹冰说道。

  “两个方案?”徐宏祖有些吃惊。

  “第一个方案很稳妥,这支部队里有不少大家族里的人,一旦我们失联很长时间,他们一定会前来支援。”李茹冰说道。

  “所以你要坚守阵地,等待救援?”徐宏祖听明白了。

  “怎么,你就不好奇大家族的事吗?”李茹冰眉毛一挑,问道。

  “好奇,但我已经听过一些消息,所以暂时不关心。”徐宏祖说道。

  “你倒是实话实说,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玄武家族的人了吧。”李茹冰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次徐宏祖吃惊不小。李茹冰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不难猜啊,你身边的那个孙潇洋是白虎家族的人,他肯定和你说过了呀。”李茹冰说,“我们四大神兽家族有特殊联系,只要一见面,就能瞬间知道对方名字和属于哪个家族。”

  徐宏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第一次两人见面时互相对视是这个原因。“那第二个方案不会是突围吧。”徐宏祖想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

  “那当然了,这是仅有的两个办法了。”李茹冰此时倒是理直气壮。

  “突围倒是可以,但是我们连敌军的封锁都不清楚,贸然突围会有危险。”徐宏祖想了想,说道,“如果要突围,最好现在就开始准备。”

  “你想突围?”李茹冰有点惊讶。

  “那是自然,被他们算计了一把,怎么也得找补点回来。”徐宏祖说道。

  “这话我赞同,你还是有些男子气概的。”李茹冰说道。

  这话让徐宏祖有些气结,但又发作不得。李茹冰好笑的看着徐宏祖的表情,说道:“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突围吧。”

  “我现在想知道大部队的情况。”徐宏祖突然说,“如果能和大部队汇合,我们应该就能摆脱敌军了。”

  “话是如此说,但我们并不知道大部队的情况啊。”李茹冰叹了口气,“而且我觉得我们靠不上他们,反而要我们去救他们,毕竟他们直接与敌方主力战斗了啊。”

  徐宏祖若有所思,说:“在我们拿到敌军相应情报之前,还能给他们捣捣乱哦。”

  “捣乱?”李茹冰不解,问道,“你又有什么主意了?”

  徐宏祖低声对李茹冰说了几句话,李茹冰的表情顿时丰富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伸出大拇指,说:“这方法就你想得出,不过需要一点儿时间准备,我尽快吩咐下去。”说罢,李茹冰急匆匆的走了。望着李茹冰的背影,徐宏祖一阵无语,这么着急,看来李茹冰果然是个战斗狂人。

  山下,斯泰普顿营帐。

  “准备的怎么样了?”斯泰普顿一脸得意地望着路易斯参谋,显然是为自己想到的主意相当得意。路易斯参谋无视了斯泰普顿的表情,直接说道:“还需要时间,再等等吧。”

  “还要时间!?”斯泰普顿急了,一下跳了起来,怒吼着,将自己手下人的效率狠狠地批评了一番。路易斯参谋看着发怒的斯泰普顿,感到一阵无语。

  “够了,你看看自己像个什么样,你是领导者,怎么能先慌乱起来!”路易斯参谋冷冷的训斥道。

  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浇醒了斯泰普顿。

  看到斯泰普顿冷静下来,路易斯参谋接着说:“我知道你迫切的想要将功赎过,但请你记住,操之过急是大忌。要完成你的计划,地点的选取尤为重要,更何况我们连他们具体躲在那座山都不知道,这个地点的选取就更有难度,必须要花时间仔细寻找,根本急不得。”

  斯泰普顿低下头,有点沮丧:“可是,马上血水晶就要运完了,凡尔赛尊者就要来亲自对付他们,在不快点的话······”

  “越是这样越不能急,不然行动失败,你可担不了责。”路易斯参谋劝道。

  “好吧,就依你所言,不过,这群家伙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斯泰普顿攥紧了拳头,咬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