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消失了的土灶

?

  小时候家里的锅台(土灶)是用土墼做的。

  土墼是用田里的泥巴糙熟后放在木制的模具里压实,再往上慢慢取出模具而形成的土坯,干透后即形成一块很大的砖块状,这未经烧制的大土砖就叫土墼。

  搭锅台,一般会盖房的泥瓦匠都会搭,一个村大约有三四个泥瓦匠吧。我们生产队还有一个会搭锅台但是不会盖正规房屋的半泥瓦匠,也算是个独门手艺,搭好的锅台烧锅快(锅底传热快)才叫技术,据说找他的人也很多。

  土锅台也分两种,普通锅台和吸风锅台。普通锅台相对好搭一些,吸风的技术要求会高一些。

  正常的人家一般都是锅台面上安装着两口铁锅。一口锅尺寸稍大些,是家里早上煮粥或者平时煮猪食时用的;另一口锅稍小些,是用来炒菜用的。

  两口锅的锅门口中间立着一块土墼,作为分界线。时间长了,这块经年受到烟熏火燎的土墼的边缘,慢慢被夹柴火进锅洞的火钳磨去了棱角,变得很是光滑,像是人为有意打磨出来的一般,呈现出一种不很规则的半圆形。

  锅门口离墙壁的距离大约也就是一个人坐下去还能弯曲身子的样子,可能也是考虑到人的舒适度,坐在那里正好还能靠在墙上的缘故吧。

  人的座位是一个找木匠制作的小板凳,十多公分的高度。或者是一个高矮适中的大树墩,最简单的座位就是半块土墼垫上点破棉絮。

  锅门口的侧上方须留有一个小的洞窟,那是预备放火柴盒的地方,经常有吸烟没带火柴的客人会直接到那里去找火柴点烟。

  人的座位外边,一般是左首,会码放着一些木柴或是稻草扎成的草把子。炒菜需要用到木柴烧出的大火,火力强劲些,炒菜也快。

  熬粥需要小伙慢熬,第一遍烧开后,人就可以离开,等它自然冷却。此时可以去菜地忙活一阵子,或是去池塘边洗好衣服回来,再在锅洞里塞上几把火。

  等它再次的开锅,就可以熄火了,大米粥的香味也就慢慢从锅盖的缝儿里溢出来了。熬粥用草把子就可以应付了,柴火在圩区偏少,有点贵族味。

  锅台的坐向(人做的位置)是不能朝北的,据说锅门口朝北的话会烧不热锅。我想可能是因为古时候门关的不严实,北风刮进来会把锅洞里的大部分热量带走,而导致一时半会烧不热锅吧?我们这里朝北的锅灶是没有的,可能是一种风俗吧。

  搭吸风锅台难度要大一些,它的锅洞下边是一个空的储灰间,上面有细钢筋做的篦子。一般要配合风箱使用,好处是可以烧粗糠,或是细的柴火垃圾。

  粗糠是从粮站买的碾米剩下的谷壳,很便宜,用麻袋装回来的。燃烧的粗糠在风箱的鼓动下,吹出的火力也很强大。

  风箱是一个很笨重的木制品,里面的结构不清楚,简单的说就是类似于现在的吹风机,依靠人力 的一拉一缩,能吹出更大的火力。

  锅台的前边就是锅台面子,这是一个讲究外观的地方,也是一个很细腻的活儿。土灶抹灰用的浆子是泥巴和草筋(用镰刀倒扎在长板凳上锯出的小段草)搅拌而成的。

  糊好的泥巴表面要尽量的光滑,也就是尽可能的把草筋盖住,视觉上会好看一些。再刷上一层石灰水,白白净净的外观。

  用厚厚的石灰浆压实锅沿边的台面才是真正的功夫活,要做到表面细腻光滑,还不能有裂缝。

  熟石灰是从东河口的合作社代销店里弄斤买回来的,碾压锅台面需要用到一种特制的工具,前端是圆形的整体呈三角形的抹子(老家叫泥鼻儿),抹平台面后还需要经过数次的按压,目的是防止石灰面的开裂,而造成锅台的漏烟。

  尤其是锅沿边,是重点对象,用泥鼻儿反复按压,凹下去的地方及时填补石灰浆,再次按压。直到锅台面子看起来光滑如玉,洁白亮丽,师傅才算是粗告段落。

  师傅会在你家吃完晚饭再走的,走之前不忘再去锅台边转上一圈,发现瑕疵及时修补,走时会告诉你要细心养护,有细微缝隙要及时洒水用破碗按压揉搓处理,等锅台干透了才能生火做饭。

  一般这个时候是用煤球炉来替代一段时间,平时也舍不得烧煤的。

  锅台的烟道(也叫锅台牌坊)正前方有一个凹进去的用两块弧形的小瓦组合成的锅台庙,很好看的简单造型。这个称呼我不太清楚它的来历,估计是古时供奉灶神的地方。一直流传下来了,平时用的香油壶可以放在那里。

台。底下是放水缸用,上面放置一些锅碗瓢盆,同样是光滑的石灰台面。

  搭锅台的土墼经过常年的火炼煅烤,是很肥沃的一种土质,很好的火粪。加上石灰锅台面的使用年限,一般几年要重搭一次锅台,所以我也见识过多次的搭建过程。

  消失了的物事总是有一种念想。

  96

  桐州一皓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4.7

  2019.08.01 08:21

  字数 1698

  小时候家里的锅台(土灶)是用土墼做的。

  土墼是用田里的泥巴糙熟后放在木制的模具里压实,再往上慢慢取出模具而形成的土坯,干透后即形成一块很大的砖块状,这未经烧制的大土砖就叫土墼。

  搭锅台,一般会盖房的泥瓦匠都会搭,一个村大约有三四个泥瓦匠吧。我们生产队还有一个会搭锅台但是不会盖正规房屋的半泥瓦匠,也算是个独门手艺,搭好的锅台烧锅快(锅底传热快)才叫技术,据说找他的人也很多。

  土锅台也分两种,普通锅台和吸风锅台。普通锅台相对好搭一些,吸风的技术要求会高一些。

  正常的人家一般都是锅台面上安装着两口铁锅。一口锅尺寸稍大些,是家里早上煮粥或者平时煮猪食时用的;另一口锅稍小些,是用来炒菜用的。

  两口锅的锅门口中间立着一块土墼,作为分界线。时间长了,这块经年受到烟熏火燎的土墼的边缘,慢慢被夹柴火进锅洞的火钳磨去了棱角,变得很是光滑,像是人为有意打磨出来的一般,呈现出一种不很规则的半圆形。

  锅门口离墙壁的距离大约也就是一个人坐下去还能弯曲身子的样子,可能也是考虑到人的舒适度,坐在那里正好还能靠在墙上的缘故吧。

  人的座位是一个找木匠制作的小板凳,十多公分的高度。或者是一个高矮适中的大树墩,最简单的座位就是半块土墼垫上点破棉絮。

  锅门口的侧上方须留有一个小的洞窟,那是预备放火柴盒的地方,经常有吸烟没带火柴的客人会直接到那里去找火柴点烟。

  人的座位外边,一般是左首,会码放着一些木柴或是稻草扎成的草把子。炒菜需要用到木柴烧出的大火,火力强劲些,炒菜也快。

  熬粥需要小伙慢熬,第一遍烧开后,人就可以离开,等它自然冷却。此时可以去菜地忙活一阵子,或是去池塘边洗好衣服回来,再在锅洞里塞上几把火。

  等它再次的开锅,就可以熄火了,大米粥的香味也就慢慢从锅盖的缝儿里溢出来了。熬粥用草把子就可以应付了,柴火在圩区偏少,有点贵族味。

  锅台的坐向(人做的位置)是不能朝北的,据说锅门口朝北的话会烧不热锅。我想可能是因为古时候门关的不严实,北风刮进来会把锅洞里的大部分热量带走,而导致一时半会烧不热锅吧?我们这里朝北的锅灶是没有的,可能是一种风俗吧。

  搭吸风锅台难度要大一些,它的锅洞下边是一个空的储灰间,上面有细钢筋做的篦子。一般要配合风箱使用,好处是可以烧粗糠,或是细的柴火垃圾。

  粗糠是从粮站买的碾米剩下的谷壳,很便宜,用麻袋装回来的。燃烧的粗糠在风箱的鼓动下,吹出的火力也很强大。

  风箱是一个很笨重的木制品,里面的结构不清楚,简单的说就是类似于现在的吹风机,依靠人力 的一拉一缩,能吹出更大的火力。

  锅台的前边就是锅台面子,这是一个讲究外观的地方,也是一个很细腻的活儿。土灶抹灰用的浆子是泥巴和草筋(用镰刀倒扎在长板凳上锯出的小段草)搅拌而成的。

  糊好的泥巴表面要尽量的光滑,也就是尽可能的把草筋盖住,视觉上会好看一些。再刷上一层石灰水,白白净净的外观。

  用厚厚的石灰浆压实锅沿边的台面才是真正的功夫活,要做到表面细腻光滑,还不能有裂缝。

  熟石灰是从东河口的合作社代销店里弄斤买回来的,碾压锅台面需要用到一种特制的工具,前端是圆形的整体呈三角形的抹子(老家叫泥鼻儿),抹平台面后还需要经过数次的按压,目的是防止石灰面的开裂,而造成锅台的漏烟。

  尤其是锅沿边,是重点对象,用泥鼻儿反复按压,凹下去的地方及时填补石灰浆,再次按压。直到锅台面子看起来光滑如玉,洁白亮丽,师傅才算是粗告段落。

  师傅会在你家吃完晚饭再走的,走之前不忘再去锅台边转上一圈,发现瑕疵及时修补,走时会告诉你要细心养护,有细微缝隙要及时洒水用破碗按压揉搓处理,等锅台干透了才能生火做饭。

  一般这个时候是用煤球炉来替代一段时间,平时也舍不得烧煤的。

  锅台的烟道(也叫锅台牌坊)正前方有一个凹进去的用两块弧形的小瓦组合成的锅台庙,很好看的简单造型。这个称呼我不太清楚它的来历,估计是古时供奉灶神的地方。一直流传下来了,平时用的香油壶可以放在那里。

台。底下是放水缸用,上面放置一些锅碗瓢盆,同样是光滑的石灰台面。

  搭锅台的土墼经过常年的火炼煅烤,是很肥沃的一种土质,很好的火粪。加上石灰锅台面的使用年限,一般几年要重搭一次锅台,所以我也见识过多次的搭建过程。

  消失了的物事总是有一种念想。

  小时候家里的锅台(土灶)是用土墼做的。

  土墼是用田里的泥巴糙熟后放在木制的模具里压实,再往上慢慢取出模具而形成的土坯,干透后即形成一块很大的砖块状,这未经烧制的大土砖就叫土墼。

  搭锅台,一般会盖房的泥瓦匠都会搭,一个村大约有三四个泥瓦匠吧。我们生产队还有一个会搭锅台但是不会盖正规房屋的半泥瓦匠,也算是个独门手艺,搭好的锅台烧锅快(锅底传热快)才叫技术,据说找他的人也很多。

  土锅台也分两种,普通锅台和吸风锅台。普通锅台相对好搭一些,吸风的技术要求会高一些。

  正常的人家一般都是锅台面上安装着两口铁锅。一口锅尺寸稍大些,是家里早上煮粥或者平时煮猪食时用的;另一口锅稍小些,是用来炒菜用的。

  两口锅的锅门口中间立着一块土墼,作为分界线。时间长了,这块经年受到烟熏火燎的土墼的边缘,慢慢被夹柴火进锅洞的火钳磨去了棱角,变得很是光滑,像是人为有意打磨出来的一般,呈现出一种不很规则的半圆形。

  锅门口离墙壁的距离大约也就是一个人坐下去还能弯曲身子的样子,可能也是考虑到人的舒适度,坐在那里正好还能靠在墙上的缘故吧。

  人的座位是一个找木匠制作的小板凳,十多公分的高度。或者是一个高矮适中的大树墩,最简单的座位就是半块土墼垫上点破棉絮。

  锅门口的侧上方须留有一个小的洞窟,那是预备放火柴盒的地方,经常有吸烟没带火柴的客人会直接到那里去找火柴点烟。

  人的座位外边,一般是左首,会码放着一些木柴或是稻草扎成的草把子。炒菜需要用到木柴烧出的大火,火力强劲些,炒菜也快。

  熬粥需要小伙慢熬,第一遍烧开后,人就可以离开,等它自然冷却。此时可以去菜地忙活一阵子,或是去池塘边洗好衣服回来,再在锅洞里塞上几把火。

  等它再次的开锅,就可以熄火了,大米粥的香味也就慢慢从锅盖的缝儿里溢出来了。熬粥用草把子就可以应付了,柴火在圩区偏少,有点贵族味。

  锅台的坐向(人做的位置)是不能朝北的,据说锅门口朝北的话会烧不热锅。我想可能是因为古时候门关的不严实,北风刮进来会把锅洞里的大部分热量带走,而导致一时半会烧不热锅吧?我们这里朝北的锅灶是没有的,可能是一种风俗吧。

  搭吸风锅台难度要大一些,它的锅洞下边是一个空的储灰间,上面有细钢筋做的篦子。一般要配合风箱使用,好处是可以烧粗糠,或是细的柴火垃圾。

  粗糠是从粮站买的碾米剩下的谷壳,很便宜,用麻袋装回来的。燃烧的粗糠在风箱的鼓动下,吹出的火力也很强大。

  风箱是一个很笨重的木制品,里面的结构不清楚,简单的说就是类似于现在的吹风机,依靠人力 的一拉一缩,能吹出更大的火力。

  锅台的前边就是锅台面子,这是一个讲究外观的地方,也是一个很细腻的活儿。土灶抹灰用的浆子是泥巴和草筋(用镰刀倒扎在长板凳上锯出的小段草)搅拌而成的。

  糊好的泥巴表面要尽量的光滑,也就是尽可能的把草筋盖住,视觉上会好看一些。再刷上一层石灰水,白白净净的外观。

  用厚厚的石灰浆压实锅沿边的台面才是真正的功夫活,要做到表面细腻光滑,还不能有裂缝。

  熟石灰是从东河口的合作社代销店里弄斤买回来的,碾压锅台面需要用到一种特制的工具,前端是圆形的整体呈三角形的抹子(老家叫泥鼻儿),抹平台面后还需要经过数次的按压,目的是防止石灰面的开裂,而造成锅台的漏烟。

  尤其是锅沿边,是重点对象,用泥鼻儿反复按压,凹下去的地方及时填补石灰浆,再次按压。直到锅台面子看起来光滑如玉,洁白亮丽,师傅才算是粗告段落。

  师傅会在你家吃完晚饭再走的,走之前不忘再去锅台边转上一圈,发现瑕疵及时修补,走时会告诉你要细心养护,有细微缝隙要及时洒水用破碗按压揉搓处理,等锅台干透了才能生火做饭。

  一般这个时候是用煤球炉来替代一段时间,平时也舍不得烧煤的。

  锅台的烟道(也叫锅台牌坊)正前方有一个凹进去的用两块弧形的小瓦组合成的锅台庙,很好看的简单造型。这个称呼我不太清楚它的来历,估计是古时供奉灶神的地方。一直流传下来了,平时用的香油壶可以放在那里。

台。底下是放水缸用,上面放置一些锅碗瓢盆,同样是光滑的石灰台面。

  搭锅台的土墼经过常年的火炼煅烤,是很肥沃的一种土质,很好的火粪。加上石灰锅台面的使用年限,一般几年要重搭一次锅台,所以我也见识过多次的搭建过程。

  消失了的物事总是有一种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