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枪杆,一个值得期待的小山村

  2019 游行Life

  (枪杆村俯瞰图)

  枪杆,一个值得期待的小山村

  文/郭晋兵

  我没有到过枪杆村,只是在历史的字里行间隐约看到过这个霸气的名字。在一次闲聊中,枪杆村又一次从我的记忆深处浮现出来。朋友眉飞色舞的叙述,让我知道了阳城县脱贫攻坚的磅礴之笔在这里挥舞,勾起了我走进枪杆村一探究竟的欲望。

  一日的奔波,虽未尽览枪杆村的所有精彩,但是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人认为的不可能,一定隐藏着无数种可能,只是需要我们尽得天时地利人和。

  今日的枪杆已经尽得三才之势,处处充满蓬勃生机。

  一

  夜黑风高,月明星稀。

  数百年前的一个夜晚,两位猎人在丛林的野道上急促地行走着,不知不觉便进入了大山深处。一次偶然的回眸,竟然发现两只巨大的神龟对峙探头入河,煞是神奇。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曲折前行,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环顾四周,青山作障,林木苍郁,山水相依,好一个藏风聚气福寿延年的风水宝地。他们遂携带家小修房建屋安居于此,并以猎枪命名此村为枪杆村。

  我久久地站在那条被人们称为“爱情河”的河坝旁边,望着这条正在加紧建设初具雏形的望春河,倾听着导游绘声绘色的解说,我的心早已融化在清澈的河水和动情的传说中。

  那日,宋太祖赵匡胤宴请开国元勋义弟郑子明,谈笑间杀意顿现,似醉非醉间,拔出宝剑刺向郑子明。一向心怀坦荡、鲁莽直言的郑子明,用一颗简单纯净的兄弟之心欣然接受了那致命的一剑。赵匡胤的嚎啕大哭、捶足顿胸,也确实让历史在政治利益和人性丑恶的外表虚掩了些许温情。郑之妻陶三春闻讯后悲痛欲绝,让家居东冶镇三盘山一带的石将军运尸回阳,安葬在望春河的源头老正圪堆。九泉之下的郑子明最终也未能盼到陶三春的如约而至,只能将满腔的思念化作两条小溪从山涧流下,汇入这富有诗意的望春河。

  哭吧,哭吧!如果这汩汩流淌日夜不息的河流,能够承载千年来的悲伤和思念,那就放声地恸哭。如果你哭累了,可以把那段风干的故事浸泡在水中,恣意地吸收来自清澈透亮的魂魄。一代又一代的枪杆人就是听着老辈们深情地演说,被望春河的故事滋养着长大的。

  我似乎看到三五成群结伴而行的年轻男女,逡巡于望春河畔,眉眼间传递着人世间至纯至真至简的浓浓爱意,守护着数百年绵延不绝的天地间至诚至善至烈的旷世情语。春花烂漫,流水淙淙,游人依依,好一个如诗似画;夏日炎炎,草木葱茏,河水清冽,声若珠玉,直教人神清气爽;秋红遍野,溯流而上,脚踏缤纷,漫步山林,那才是逸趣横生;冬雪绵延,乾坤一色,河道中分,罗带轻舞,石房错落,炊烟袅袅,目之所及,真好似桃源仙境。

  几声不知名的鸟叫,把我的神思从数百年前的幽梦中唤醒。眼前的青碧依然,只是被河坝所拦造就了山谷间的一池旖旎,让枪杆村增添了许多柔情蜜意。慕名而来之人都会在这里驻足不前拍照留念,只因为这望春水,只因为这千年思念,只因为这偏僻中的悲情绝唱。

  下游的河床正在整修和铺垫,参差杂错的河坝沿着最美的曲线向前延伸,美丽的河道景观正在工匠们的精心铺砌和机器的轰鸣声中逐渐展现出来。

  二

  自西向东穿村而过的望春河北面,临河几十米伫立着一排三院的吴家大院。这是一座高大坚实的城堡式建筑,院内暗道相连,如入迷宫,便于转移藏匿。

  一群人长途跋涉,翻山越岭,行色匆匆,在黄昏时分走进吴家大院。得知后山之中有一个很隐蔽的山洞,便乘着夜色进入深山,在此洞召开了史上有名的“枪杆会议”的预备会议。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洞,一个偏僻贫困的小山村,就是因为一个举足轻重的“枪杆会议”,在抗日军事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样的幸运不是所有的山区可以遇到的,历史的机缘选择了枪杆,枪杆也因为它的特殊地理优势胜利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确保了即将在阳沁交界召开的中条山根据地高级领导人的“上河会议”的顺利进行。

  行走在吴家大院前的街巷,古朴粗粝的乡村风光不时滑过我的眼睛。跟随着导游的轻盈脚步忽然停在数阶石梯前,仰头望着头顶高高悬挂的“枪杆会议纪念馆”的匾额,心里顿时涌起一种莫名的情怀,激荡着那颗躁动的心灵。

  是对毛公关于“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断的崇拜,还是对邓公不畏牺牲转战中条数次历险的无限崇敬,遍阅“枪杆会议”历史典籍的先入为主,让我集聚于胸的情感湿润了双眸。

  登上高高的石阶,跨过高高的门槛,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尽收眼底。我认真的阅读着墙上一张张图片,端详着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庞,与所有参观的人一样沉默着。这沉默是一种绵长的怀念,这沉默是一种对革命前辈的敬仰,这沉默是一种对枪杆精神的充分肯定和心灵传承。

  繁华之地往往流动着虚浮和躁动,生命在奢华和空虚中不断被消解或异化,性灵的本真难于保持。而闭塞之地却能世代把玩一种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执着,独守数百年不变的倔强和不屈。无疑,枪杆村就是无数穷乡僻壤中的圣洁之地,美丽的自然风光为它披上了一件云彩的霓裳,红色的记忆却将它印刻在共和国的辉煌里。

  老区人民的艰辛和血泪共和国没有忘记,康庄大道上不能没有枪杆村,脱贫攻坚的号角已经吹响,每一位枪杆人的脸上都荡漾着幸福和欢乐。

  三

  一直向西,进入后山的道路不在是荆棘密布的羊肠小道,沿着水泥路可以直达半山腰。

  在草丛中寻觅着曲折上行的林间小道,攀爬几十米便看见一个隐蔽严实的洞口。稍微弯腰便可步入,里面面积不大,大约二三十平方大小,容纳十几人开会是绰绰有余。

  想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焚烧七七四十九天,仍未被烧死。在它跳出八卦炉的一刹那,迅速拔出菩萨赐予的一根救命毫毛,飘落人间,落地刹那化作一个神猴,在老正圪堆砸出一个大洞。神猴顽皮得在洞中上下窜动,在洞壁上撞出了一个个深深的凹陷。

  被如来覆手压在五行山下的齐天大圣又送来另一根救命毫毛,化作另一个神猴,与先前安居于此的神猴结为伉俪,繁衍生息。此洞名为无天洞,比“齐天大圣”的名号更为响亮,也算不辱先祖威名,敢比天高、敢与天斗的精神一脉相承。

  一束阳光从头顶的洞口倾泻而下,洒落在每一个参观者的身上,幻化出许多惊奇和欢畅。

  七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几个人乘着月色,在吴家兄弟的带领下潜入这个山洞,秘密召开了“枪杆会议”的预备会议,从此无天洞名扬天下,慕名来访探秘者络绎不绝。

  那晚的月光也如今天的阳光一般明亮,从头顶泻下,只不过洒落在与黑暗和压迫斗争的先辈们身上。那束银光其实就是民族的希望之光,照亮了中条山无数英雄儿女战胜日伪、肃清土匪的坚定信念。

  青山不改,山洞依然。只是四周的草木更加繁茂,几乎没有人在夜晚来到洞中。只有那束银光却坚守着自己的诺言,夜夜洒下一地的明亮。

  光影流动间,大家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纷纷围在一起,或坐或蹲或站或靠,凝视着这束阳光,用相机留下与无天洞的永恒记忆。

  四

  从无天洞右侧的天然步道上去,树木阴翳,杂草丛生,盛夏的炎热一扫而光。阳光从树梢间摇曳着洒落下来,晃动着透骨的清凉,大自然最原始的清香直往心里流淌。

  彩蝶在前面带路,鸟儿在头顶歌唱,溪流在脚边低吟,不知名的昆虫不时爬上衣裳与你逗乐,遍野的橿树一直在前方展示着奇形怪状的枝条。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盎然的绿意也不时感染着身旁的每一个人。

  很难想象,这么霸气的村名,居然还掩藏着如此秀丽婉约的山水风景。

  穿过遮天蔽日的清凉便到达了山顶,这里是枪杆村的一个自然庄——老正圪堆村。

  这里早已没有人居住,荒草吞噬了仅有的几座破败不堪的房子。二十几窝土蜂散落在院子里和楼道上,麦糠泥巴糊成的蜂窝似乎在故意疏远现代社会,保持着最原始的养蜂状态。

  石房子,石碾子,石板街,石水槽……一切都是石头的人工杰作。荒芜的土地依然能够看到整齐的层层石塄,房前屋后的小块地透露出当时悠然农家的田园风光。

  时代的发展,让农民走出了大山,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去追求另外一种悠然和幸福。那一箱箱土蜂,就是山民们遗落在大山深处的念想,隔三差五他们总要回去看一看大山的恩赐,感受一下大山的气息。

  坐在树林间小憩片刻,不经意间看见这里的石房子非常特别。其中的一座与其他石房子无论是石料打磨还是气势神韵,都有所不同,我想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石家大院。千年前的石将军忠诚护主的故事让人不得不相信,尽管石家世代为郑王爷守墓的史实难证,但是石家大院的气势不凡,却给我们留下很广阔的想象空间。

  据说翻过这座山岭就可以进入蟒河风景区的腹地,从高处一睹望蟒孤峰的雄伟身姿,从更佳的角度感受“绝顶应知红日近,高寒时有碧云春”的高远意境。

  我是一个徒步登山的旅游爱好者,一定会带着我的团队再次光临这座充满神奇,散发着无穷魅力的大山,去探秘大自然留给我们的每一个遗憾。

  (远观望蟒孤峰)

  一天的行程无法全部走遍枪杆村的每一处胜地,也无法细细品味每一处历史遗迹的文化内涵,但是我还是按耐不住跃动的心,仓促地敲打着键盘,在屏幕上挤出心灵深处的些许感触。

  枪杆村正乘着脱贫攻坚的强劲东风,大刀阔斧地进行着史无前例的村容村貌治理和重大项目建设。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个山青水秀、屋舍俨然的独具特色的“江南水乡”,会吸引无数双眼球聚焦这里;一个史料丰富、影响深远的枪杆会议纪念馆,会成为亿万国人缅怀先烈参观学习的红色教育基地;一个背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理位置和自然风物具有独特优势的观光休闲目的地,会成为无数旅游爱好者和艺术爱好者的天堂。

  枪杆,一个本来就不俗的名字。

  枪杆,一个值得期待的魅力山村。

  枪杆,我定然会重新回来的,让感动和泪水伴我同行!

  2018年6月27日夜,草成于驾岭寒舍

  【本期编辑】郭晋兵

  【本期编委】析城山 留福居士 好望角 春风

  一样的平台不一样的精彩

  (枪杆村俯瞰图)

  枪杆,一个值得期待的小山村

  文/郭晋兵

  我没有到过枪杆村,只是在历史的字里行间隐约看到过这个霸气的名字。在一次闲聊中,枪杆村又一次从我的记忆深处浮现出来。朋友眉飞色舞的叙述,让我知道了阳城县脱贫攻坚的磅礴之笔在这里挥舞,勾起了我走进枪杆村一探究竟的欲望。

  一日的奔波,虽未尽览枪杆村的所有精彩,但是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人认为的不可能,一定隐藏着无数种可能,只是需要我们尽得天时地利人和。

  今日的枪杆已经尽得三才之势,处处充满蓬勃生机。

  一

  夜黑风高,月明星稀。

  数百年前的一个夜晚,两位猎人在丛林的野道上急促地行走着,不知不觉便进入了大山深处。一次偶然的回眸,竟然发现两只巨大的神龟对峙探头入河,煞是神奇。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曲折前行,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环顾四周,青山作障,林木苍郁,山水相依,好一个藏风聚气福寿延年的风水宝地。他们遂携带家小修房建屋安居于此,并以猎枪命名此村为枪杆村。

  我久久地站在那条被人们称为“爱情河”的河坝旁边,望着这条正在加紧建设初具雏形的望春河,倾听着导游绘声绘色的解说,我的心早已融化在清澈的河水和动情的传说中。

  那日,宋太祖赵匡胤宴请开国元勋义弟郑子明,谈笑间杀意顿现,似醉非醉间,拔出宝剑刺向郑子明。一向心怀坦荡、鲁莽直言的郑子明,用一颗简单纯净的兄弟之心欣然接受了那致命的一剑。赵匡胤的嚎啕大哭、捶足顿胸,也确实让历史在政治利益和人性丑恶的外表虚掩了些许温情。郑之妻陶三春闻讯后悲痛欲绝,让家居东冶镇三盘山一带的石将军运尸回阳,安葬在望春河的源头老正圪堆。九泉之下的郑子明最终也未能盼到陶三春的如约而至,只能将满腔的思念化作两条小溪从山涧流下,汇入这富有诗意的望春河。

  哭吧,哭吧!如果这汩汩流淌日夜不息的河流,能够承载千年来的悲伤和思念,那就放声地恸哭。如果你哭累了,可以把那段风干的故事浸泡在水中,恣意地吸收来自清澈透亮的魂魄。一代又一代的枪杆人就是听着老辈们深情地演说,被望春河的故事滋养着长大的。

  我似乎看到三五成群结伴而行的年轻男女,逡巡于望春河畔,眉眼间传递着人世间至纯至真至简的浓浓爱意,守护着数百年绵延不绝的天地间至诚至善至烈的旷世情语。春花烂漫,流水淙淙,游人依依,好一个如诗似画;夏日炎炎,草木葱茏,河水清冽,声若珠玉,直教人神清气爽;秋红遍野,溯流而上,脚踏缤纷,漫步山林,那才是逸趣横生;冬雪绵延,乾坤一色,河道中分,罗带轻舞,石房错落,炊烟袅袅,目之所及,真好似桃源仙境。

  几声不知名的鸟叫,把我的神思从数百年前的幽梦中唤醒。眼前的青碧依然,只是被河坝所拦造就了山谷间的一池旖旎,让枪杆村增添了许多柔情蜜意。慕名而来之人都会在这里驻足不前拍照留念,只因为这望春水,只因为这千年思念,只因为这偏僻中的悲情绝唱。

  下游的河床正在整修和铺垫,参差杂错的河坝沿着最美的曲线向前延伸,美丽的河道景观正在工匠们的精心铺砌和机器的轰鸣声中逐渐展现出来。

  二

  自西向东穿村而过的望春河北面,临河几十米伫立着一排三院的吴家大院。这是一座高大坚实的城堡式建筑,院内暗道相连,如入迷宫,便于转移藏匿。

  一群人长途跋涉,翻山越岭,行色匆匆,在黄昏时分走进吴家大院。得知后山之中有一个很隐蔽的山洞,便乘着夜色进入深山,在此洞召开了史上有名的“枪杆会议”的预备会议。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洞,一个偏僻贫困的小山村,就是因为一个举足轻重的“枪杆会议”,在抗日军事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样的幸运不是所有的山区可以遇到的,历史的机缘选择了枪杆,枪杆也因为它的特殊地理优势胜利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确保了即将在阳沁交界召开的中条山根据地高级领导人的“上河会议”的顺利进行。

  行走在吴家大院前的街巷,古朴粗粝的乡村风光不时滑过我的眼睛。跟随着导游的轻盈脚步忽然停在数阶石梯前,仰头望着头顶高高悬挂的“枪杆会议纪念馆”的匾额,心里顿时涌起一种莫名的情怀,激荡着那颗躁动的心灵。

  是对毛公关于“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断的崇拜,还是对邓公不畏牺牲转战中条数次历险的无限崇敬,遍阅“枪杆会议”历史典籍的先入为主,让我集聚于胸的情感湿润了双眸。

  登上高高的石阶,跨过高高的门槛,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尽收眼底。我认真的阅读着墙上一张张图片,端详着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庞,与所有参观的人一样沉默着。这沉默是一种绵长的怀念,这沉默是一种对革命前辈的敬仰,这沉默是一种对枪杆精神的充分肯定和心灵传承。

  繁华之地往往流动着虚浮和躁动,生命在奢华和空虚中不断被消解或异化,性灵的本真难于保持。而闭塞之地却能世代把玩一种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执着,独守数百年不变的倔强和不屈。无疑,枪杆村就是无数穷乡僻壤中的圣洁之地,美丽的自然风光为它披上了一件云彩的霓裳,红色的记忆却将它印刻在共和国的辉煌里。

  老区人民的艰辛和血泪共和国没有忘记,康庄大道上不能没有枪杆村,脱贫攻坚的号角已经吹响,每一位枪杆人的脸上都荡漾着幸福和欢乐。

  三

  一直向西,进入后山的道路不在是荆棘密布的羊肠小道,沿着水泥路可以直达半山腰。

  在草丛中寻觅着曲折上行的林间小道,攀爬几十米便看见一个隐蔽严实的洞口。稍微弯腰便可步入,里面面积不大,大约二三十平方大小,容纳十几人开会是绰绰有余。

  想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焚烧七七四十九天,仍未被烧死。在它跳出八卦炉的一刹那,迅速拔出菩萨赐予的一根救命毫毛,飘落人间,落地刹那化作一个神猴,在老正圪堆砸出一个大洞。神猴顽皮得在洞中上下窜动,在洞壁上撞出了一个个深深的凹陷。

  被如来覆手压在五行山下的齐天大圣又送来另一根救命毫毛,化作另一个神猴,与先前安居于此的神猴结为伉俪,繁衍生息。此洞名为无天洞,比“齐天大圣”的名号更为响亮,也算不辱先祖威名,敢比天高、敢与天斗的精神一脉相承。

  一束阳光从头顶的洞口倾泻而下,洒落在每一个参观者的身上,幻化出许多惊奇和欢畅。

  七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几个人乘着月色,在吴家兄弟的带领下潜入这个山洞,秘密召开了“枪杆会议”的预备会议,从此无天洞名扬天下,慕名来访探秘者络绎不绝。

  那晚的月光也如今天的阳光一般明亮,从头顶泻下,只不过洒落在与黑暗和压迫斗争的先辈们身上。那束银光其实就是民族的希望之光,照亮了中条山无数英雄儿女战胜日伪、肃清土匪的坚定信念。

  青山不改,山洞依然。只是四周的草木更加繁茂,几乎没有人在夜晚来到洞中。只有那束银光却坚守着自己的诺言,夜夜洒下一地的明亮。

  光影流动间,大家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纷纷围在一起,或坐或蹲或站或靠,凝视着这束阳光,用相机留下与无天洞的永恒记忆。

  四

  从无天洞右侧的天然步道上去,树木阴翳,杂草丛生,盛夏的炎热一扫而光。阳光从树梢间摇曳着洒落下来,晃动着透骨的清凉,大自然最原始的清香直往心里流淌。

  彩蝶在前面带路,鸟儿在头顶歌唱,溪流在脚边低吟,不知名的昆虫不时爬上衣裳与你逗乐,遍野的橿树一直在前方展示着奇形怪状的枝条。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盎然的绿意也不时感染着身旁的每一个人。

  很难想象,这么霸气的村名,居然还掩藏着如此秀丽婉约的山水风景。

  穿过遮天蔽日的清凉便到达了山顶,这里是枪杆村的一个自然庄——老正圪堆村。

  这里早已没有人居住,荒草吞噬了仅有的几座破败不堪的房子。二十几窝土蜂散落在院子里和楼道上,麦糠泥巴糊成的蜂窝似乎在故意疏远现代社会,保持着最原始的养蜂状态。

  石房子,石碾子,石板街,石水槽……一切都是石头的人工杰作。荒芜的土地依然能够看到整齐的层层石塄,房前屋后的小块地透露出当时悠然农家的田园风光。

  时代的发展,让农民走出了大山,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去追求另外一种悠然和幸福。那一箱箱土蜂,就是山民们遗落在大山深处的念想,隔三差五他们总要回去看一看大山的恩赐,感受一下大山的气息。

  坐在树林间小憩片刻,不经意间看见这里的石房子非常特别。其中的一座与其他石房子无论是石料打磨还是气势神韵,都有所不同,我想这应该是传说中的石家大院。千年前的石将军忠诚护主的故事让人不得不相信,尽管石家世代为郑王爷守墓的史实难证,但是石家大院的气势不凡,却给我们留下很广阔的想象空间。

  据说翻过这座山岭就可以进入蟒河风景区的腹地,从高处一睹望蟒孤峰的雄伟身姿,从更佳的角度感受“绝顶应知红日近,高寒时有碧云春”的高远意境。

  我是一个徒步登山的旅游爱好者,一定会带着我的团队再次光临这座充满神奇,散发着无穷魅力的大山,去探秘大自然留给我们的每一个遗憾。

  (远观望蟒孤峰)

  一天的行程无法全部走遍枪杆村的每一处胜地,也无法细细品味每一处历史遗迹的文化内涵,但是我还是按耐不住跃动的心,仓促地敲打着键盘,在屏幕上挤出心灵深处的些许感触。

  枪杆村正乘着脱贫攻坚的强劲东风,大刀阔斧地进行着史无前例的村容村貌治理和重大项目建设。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个山青水秀、屋舍俨然的独具特色的“江南水乡”,会吸引无数双眼球聚焦这里;一个史料丰富、影响深远的枪杆会议纪念馆,会成为亿万国人缅怀先烈参观学习的红色教育基地;一个背靠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理位置和自然风物具有独特优势的观光休闲目的地,会成为无数旅游爱好者和艺术爱好者的天堂。

  枪杆,一个本来就不俗的名字。

  枪杆,一个值得期待的魅力山村。

  枪杆,我定然会重新回来的,让感动和泪水伴我同行!

  2018年6月27日夜,草成于驾岭寒舍

  【本期编辑】郭晋兵

  【本期编委】析城山 留福居士 好望角 春风

  一样的平台不一样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