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云中,是你的吉他声

  我是云中的一只鸟,轻轻飘降在你的林梢,当琴弦弹断了我的双翼时,我的心底却充满着微笑…….当风声、雨声、村口小童的嬉闹声全都走远的时候,我,静静地靠在路边的老树身上,述说着“生活是诗”的童话。而你,凄凄地拨着琴弦,告诉过我——那是梦,是长夜里最后一点星光,是湖面上最后一片涟漪。在我的眼眸里,匆匆走过了年华,走过了无奈的许诺,走过了我与你,那相错一逝的刹那,那是琴声,那是云中悠悠一曲吉他,弹出六个心、六个梦与六个旧日的影子。

  

  精心地为自己设计着死亡,如果生不浪漫,宁愿用长眠的绝望去弥补这份平淡日子的遗憾;精心地为自己设计者逃避,如果不能拥有,只求静静地把自己抛身于苍茫云海中,再不回首,再无留恋,清风带走的气息,撒落在发黄的日记本上,点点伤痕似一朵未放已凋的墨菊,零落的瓣如我的心,再难聚起昔日的美丽。

,把终生的情一次泼上,让色彩之间的混沌冲淡这心的迷茫,让图案的凌乱带我走过一个更加疯狂的边缘——是我的歌、我的梦,我并不明亮的眼睛与我并不纯洁的心,不用向水人诉说,只祈祷上苍赐我下一个无忧的生生世世。

  

  你说未看到我的泪,今年的夏季一定多雨,冬日太晴朗了,你我充满惊奇,并非让人助兴,只是太多的苦涩还未开始,正如你的手指,拨出了不一定只是欢歌,最苦的曲子你留到最后,引我的泪,看那是富士山的鸡血还是南国的梅雨,却不知那叮叮咚咚,亦是一首动听的吉他曲呢!

  真的,我挥手拂不去夕阳,挥手拂不去红霞,平凡如尘的一小粒,独自地囹圄于宏宇般大的梦境里,织着用伤感制造的网,并不祈求永生,只渴望永恒,亦是死亡的一种方式,浅笑中眼开了,无尽怅然,无尽潇洒,似脱弦的吉他,不受昨日的控制,在空气中挥洒一份最后的缠绵。

  

  后来,灯暗了,我的心还亮着,风止了,我心的正浓,吉他的弦停止了颤动,我心却在起舞,那首歌,无由的歌滴落于你我的身旁,我轻轻起身,跨过你的身旁,不留悔恨,不遗悲伤,我就这么,过了,过了,你用琴声欲停止我的脚步,在大漠的深弧中,那终是一个又一个的感叹,没有答案,我把疑问留给了风,留给了你的吉他,你的手指,那弥漫的曲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