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失格情人林渐青陈最小说免费阅读

  2019 琦仔听故事

  结尾告诉你怎么看小说全文!!!

  

  演唱会结束夜很深了,烧烤一条街已经没剩几桌人。陈最他们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多人,卖了快五百张门票。

  他们都是一个地下摇滚乐队的成员,陈最可以做吉他手、贝斯手、键盘手,其实他的声音条件和外形都最适合主唱,遗憾的是,他不能在公共场合唱歌。 几瓶啤酒下肚,在演唱会被激起的情绪越发高涨起来,一桌人不约而同又唱了起来,越唱越兴奋,直到烧烤摊老板走过来让小声点。

  毛遂用手肘顶了顶陈最的手臂:“阿最,你今晚都没亮嗓子,现在可以唱一个吧。” “是啊,好久没听阿最唱歌了。”大家开始起哄。

  陈最无奈地笑了笑,拿过身后的吉他,试了试音,拨出一串音节,开始唱《山阴路的夏天》。

  【这次你离开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说再见,再见也他妈的只是再见】

  陈最的声音如同这杯子里黄澄澄的透明液体一般,干净清亮,他的音域很广,大约是从G2到G5,横跨三个八度,低音磁性,高音干净。

  陈最唱到了高潮【你是一片光荣的叶子,落在我卑贱的心,像往常一样我为自己生气并且歌唱,那么乏力,爱也吹不动的叶子……】

  和弦的余韵还没停止,他的手机就响了。陈最看了一眼手机,脸上快乐的笑容跟雪崩似的,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他怔怔地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林渐青。

  突如其来的电话和戛然而止的歌声,让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过了好几秒,他才站了起来:“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

  林渐青,落在陈最心中的那片叶子。

  他走到离桌子挺远的地方,确保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他划开接听键,对面轻柔慵懒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简单地陈述道:“我明天休息。”

  夜已经很深了,空旷的街头除了几桌吃烧烤喝夜啤的,已再无其他人,毛遂他们笑闹的声音在空寂中传得很远。

  陈最咬了一下嘴唇,顾左右而言他:“才收工吗?”

  “嗯,今天跟一个新人搭戏,他状态不行,一直拍到半夜,剧组让我休息一天。” 一个月零八天,林渐青晾了他一个月零八天,现在一个电话就想把他叫过去。不问他最近怎么样,之前的事也不给他一个说法,只是通知他,他有一天休息时间,去或是不去由陈最自己决定。

  林渐青明明知道,他只要虚情假意地来一句“我想你了”,或者一个简单的要求“你今晚来我这里吧”,陈最就会毫不犹豫奔向他,可是他什么都不说,任由陈最纠结难受,他只是坦然地沉默等待着。

  一阵风吹来,此时白天的暑热已经散尽了,陈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最狠狠闭了下眼睛:“我现在过来。”

  这回答似乎就在林渐青意料之中,他随口问道:“你在哪,我让司机来接你。”

  “不用了。”陈最挂了电话。

  是啊,根本不用,什么都不用说,他那儿只要还有需要,根本不用招手,陈最就会自动挤过去。既然这样,林渐青用得着多费唇舌给他留些幻想吗?自然是不用的。

  

  他不过就是林渐青花钱包养的一个小情人,可他却胆大包天对林渐青有了非分之想。 陈最在一桌人不解的眼神里上了出租车,大家都埋怨他很扫兴,今晚他是主角,竟然提前跑了。

  陈最坐上出租车,说了城北风景开发区一片独栋别墅的地址,司机犹疑地打量了他好几眼。

  开发区那片人烟稀少,眼前这小伙子虽然长得很帅气,但他一头小脏辫,耳朵上带着一串环啊钉啊的,左手手腕纹了一条小蛇,晃眼一看,还以为盘了圈真的。总之,这小伙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再加上他一八几的身高,司机有点怵。

  陈最无语打着酒嗝,吊儿郎当地说:“师傅,我这都喝得前脚打后脚了,我都不怕你劫色,你还怕我打劫你?”

  师傅被他一句话堵得很尬尴,只说要在打表的基础上加五十,陈最直接扔了三百给他,说不用找了。

  陈最把车窗开到最大,散着自己身上的酒味,也散着一肚子的憋屈。

  一个多月前,林渐青连休五天,这对于他来说相当难得了,他定了机票去爱尔兰度假,破天荒带上了陈最。

  他们在那岛上度过了非常轻松愉快的两天,美景美食,林渐青一向对他温柔又体贴,再加上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让陈最错觉自己和林渐青都是彼此的唯一。

  第三天他们在露天的无边泳池做,陈最抱着林渐青的脖子,意乱情迷之间,他咬着林渐青的耳朵说:“我喜欢你。”

  到现在他都能清晰记起林渐青那突然结冰的脸,好像前一秒的情动和享受都是假的,一句“喜欢”就把他满是欲求的面具击碎了,那张冷漠的、疏离的、对他毫无感觉的脸,才是他的真面目。

  过了一个多月,陈最以为自己已经调节得很好,想得很明白了,他跟林渐青之间无非就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谈个屁的情。但此时一想到他当时的表情,陈最的胸膛还是闷得厉害。 那天他表错情之后,林渐青立马转身,从水池里起来,裹上浴袍走了。

  陈最腰酸腿软地追了上去,还因为脚底打滑摔了一跤。

  他跟林渐青道歉,说那不是他的本意,只是那什么的时候烘托气氛的。林渐青也没说什么,不过当晚就叫人把他送走了,说是让他冷静冷静,别再主动联系他。

  陈最以为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回到家里郁郁寡欢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逗他开心,毛遂费了大劲替他攒了一场地下演唱会。

  他今晚的确很高兴,虽然他没能在台上唱歌,高兴有点打折扣,但的确是这一个多月来最高兴的时候了。

  可是这点高兴却不及半点接到林渐青电话时掀起的波澜。

  

  喜欢就给小编点个赞!谢谢您的鼓励!

  直接私信“失格情人”即可阅读小说全文!

  关注一下小编,每日推荐超好看的小说哦,私信小编想看的书,都会回复哦!

  结尾告诉你怎么看小说全文!!!

  

  演唱会结束夜很深了,烧烤一条街已经没剩几桌人。陈最他们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多人,卖了快五百张门票。

  他们都是一个地下摇滚乐队的成员,陈最可以做吉他手、贝斯手、键盘手,其实他的声音条件和外形都最适合主唱,遗憾的是,他不能在公共场合唱歌。 几瓶啤酒下肚,在演唱会被激起的情绪越发高涨起来,一桌人不约而同又唱了起来,越唱越兴奋,直到烧烤摊老板走过来让小声点。

  毛遂用手肘顶了顶陈最的手臂:“阿最,你今晚都没亮嗓子,现在可以唱一个吧。” “是啊,好久没听阿最唱歌了。”大家开始起哄。

  陈最无奈地笑了笑,拿过身后的吉他,试了试音,拨出一串音节,开始唱《山阴路的夏天》。

  【这次你离开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说再见,再见也他妈的只是再见】

  陈最的声音如同这杯子里黄澄澄的透明液体一般,干净清亮,他的音域很广,大约是从G2到G5,横跨三个八度,低音磁性,高音干净。

  陈最唱到了高潮【你是一片光荣的叶子,落在我卑贱的心,像往常一样我为自己生气并且歌唱,那么乏力,爱也吹不动的叶子……】

  和弦的余韵还没停止,他的手机就响了。陈最看了一眼手机,脸上快乐的笑容跟雪崩似的,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他怔怔地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林渐青。

  突如其来的电话和戛然而止的歌声,让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过了好几秒,他才站了起来:“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

  林渐青,落在陈最心中的那片叶子。

  他走到离桌子挺远的地方,确保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他划开接听键,对面轻柔慵懒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简单地陈述道:“我明天休息。”

  夜已经很深了,空旷的街头除了几桌吃烧烤喝夜啤的,已再无其他人,毛遂他们笑闹的声音在空寂中传得很远。

  陈最咬了一下嘴唇,顾左右而言他:“才收工吗?”

  “嗯,今天跟一个新人搭戏,他状态不行,一直拍到半夜,剧组让我休息一天。” 一个月零八天,林渐青晾了他一个月零八天,现在一个电话就想把他叫过去。不问他最近怎么样,之前的事也不给他一个说法,只是通知他,他有一天休息时间,去或是不去由陈最自己决定。

  林渐青明明知道,他只要虚情假意地来一句“我想你了”,或者一个简单的要求“你今晚来我这里吧”,陈最就会毫不犹豫奔向他,可是他什么都不说,任由陈最纠结难受,他只是坦然地沉默等待着。

  一阵风吹来,此时白天的暑热已经散尽了,陈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最狠狠闭了下眼睛:“我现在过来。”

  这回答似乎就在林渐青意料之中,他随口问道:“你在哪,我让司机来接你。”

  “不用了。”陈最挂了电话。

  是啊,根本不用,什么都不用说,他那儿只要还有需要,根本不用招手,陈最就会自动挤过去。既然这样,林渐青用得着多费唇舌给他留些幻想吗?自然是不用的。

  

  他不过就是林渐青花钱包养的一个小情人,可他却胆大包天对林渐青有了非分之想。 陈最在一桌人不解的眼神里上了出租车,大家都埋怨他很扫兴,今晚他是主角,竟然提前跑了。

  陈最坐上出租车,说了城北风景开发区一片独栋别墅的地址,司机犹疑地打量了他好几眼。

  开发区那片人烟稀少,眼前这小伙子虽然长得很帅气,但他一头小脏辫,耳朵上带着一串环啊钉啊的,左手手腕纹了一条小蛇,晃眼一看,还以为盘了圈真的。总之,这小伙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再加上他一八几的身高,司机有点怵。

  陈最无语打着酒嗝,吊儿郎当地说:“师傅,我这都喝得前脚打后脚了,我都不怕你劫色,你还怕我打劫你?”

  师傅被他一句话堵得很尬尴,只说要在打表的基础上加五十,陈最直接扔了三百给他,说不用找了。

  陈最把车窗开到最大,散着自己身上的酒味,也散着一肚子的憋屈。

  一个多月前,林渐青连休五天,这对于他来说相当难得了,他定了机票去爱尔兰度假,破天荒带上了陈最。

  他们在那岛上度过了非常轻松愉快的两天,美景美食,林渐青一向对他温柔又体贴,再加上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让陈最错觉自己和林渐青都是彼此的唯一。

  第三天他们在露天的无边泳池做,陈最抱着林渐青的脖子,意乱情迷之间,他咬着林渐青的耳朵说:“我喜欢你。”

  到现在他都能清晰记起林渐青那突然结冰的脸,好像前一秒的情动和享受都是假的,一句“喜欢”就把他满是欲求的面具击碎了,那张冷漠的、疏离的、对他毫无感觉的脸,才是他的真面目。

  过了一个多月,陈最以为自己已经调节得很好,想得很明白了,他跟林渐青之间无非就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谈个屁的情。但此时一想到他当时的表情,陈最的胸膛还是闷得厉害。 那天他表错情之后,林渐青立马转身,从水池里起来,裹上浴袍走了。

  陈最腰酸腿软地追了上去,还因为脚底打滑摔了一跤。

  他跟林渐青道歉,说那不是他的本意,只是那什么的时候烘托气氛的。林渐青也没说什么,不过当晚就叫人把他送走了,说是让他冷静冷静,别再主动联系他。

  陈最以为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回到家里郁郁寡欢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逗他开心,毛遂费了大劲替他攒了一场地下演唱会。

  他今晚的确很高兴,虽然他没能在台上唱歌,高兴有点打折扣,但的确是这一个多月来最高兴的时候了。

  可是这点高兴却不及半点接到林渐青电话时掀起的波澜。

  

  喜欢就给小编点个赞!谢谢您的鼓励!

  直接私信“失格情人”即可阅读小说全文!

  关注一下小编,每日推荐超好看的小说哦,私信小编想看的书,都会回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