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育儿育己当被孩子激怒时

  对于任何一个孩子而言,被打被骂,都不及让他感觉到父母不想要他、认为他人不好,给他带来深深地抛弃感,来的更受打击。

  人本主义心理学指明,孩子需要的是归属感和价值感。而越让人讨厌的孩子越需要爱。所有不良行为的背后都是缺乏归属感和价值感。

  因此,倘若父母能将每一次犯错都看成学习的最佳机会,这会让我们在对待孩子成长中一些不良行为,做到自然而然地尊重平等。

  

  1,刻意宣泄失败

  前不久,跟一好朋友聊天,不聊还有盼头,聊完只觉得心里堵得慌,情绪越来越低落~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朋友与房先森的相似之处,不仅是当初认为的那几个特点而已,多到令我吃惊。我也真正明白,它是我今生需要修行的课题,这是这类人反复在我身边出现的原因。

  跟她语音的过程中,我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不断地想证明自己是对的,于是我们就陷入了“权力之争”,这种时候的讨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期间,我还试图用“敞开心扉”的方式,诱使对方承认我是对的。

  总之,下意识地用尽各种手段。

  我突然开始懂得,当一个人内在有很多印痕,是没办法“只说对方想听的”,因为ta有太多想要证明的地方。哪怕别人实事求是的评价,都让我感觉到受伤,潜意识认为“没有肯定我的价值”就是“我人不好”。

  我在难过、委屈、愤怒中辗转反侧,正在努力自救时,却看到被孩子糟蹋的家里,压抑不住的负面情绪像漫入洞口的水流,缓慢却坚定。

  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对孩子发火,转身进了卧室,想着丽红老师所说,开始刻意捶打枕头,哭上一场,以此宣泄情绪,直到哭无可哭。

  但仍感到胸口有些郁结,又哭了一会儿,就在我以为已完全释放了这些情绪,打算运用一些方法跟小小房子开始解决房间整理的问题,他却在电视时间结束时耍赖-不守约定同时有攻击性行为。

  此刻,那一点点郁结慢慢地在长大,愤怒使我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于是直接简单粗暴地拔掉了电视电源~

  

  2,看见即是疗愈

  回到卧室,主卧床单上到处都是印章画,儿童房玩具七零八落,床上地上无一幸免。

  没办法,只好又回到客厅躺在沙发上看书,翻了几页工具书,看不进去;换成《与神对话》,字都在眼前打转,未进心里。突然想到《正面管教》中的一句话:...退化到爬行动物脑,这个定义令我逐渐找回理智。

  开始探索,为什么小小房子无视我的行为让我如此愤怒、抗拒、厌烦?

  记忆拉到曾经在外婆家寄宿的那段日子:

  同样是外孙外孙女,不常来的可以吃零食看电视玩,而我却要去做家务,当我内心仅仅只是想要一颗糖都得不到时还想过自杀。事实上,这原就是那时中国家庭中普遍存在的情况,大的必须让小的,亲密些的要让着不常走动的,但作为一个孩子的我,当时是无法理解和接受的,只感到了不公平与虐待。

  当舅妈用嫌恶的眼神,斜看着我在边扫地边掉眼泪,她咬牙切齿般道:“...就是让你扫个地!你看你那样子!!” 心中顿时涌起委屈、愤怒,还有无助!我那时时常想:即便妈妈打我骂我,我也愿意回到她身边去!如今想来,舅妈有舅妈的局限,即便是我自己,也不一定就能做得多么恰如其分。

  许许多多不愉快的场景从眼前略过~但,那种眼神深深地镌刻在我内心深处,成为了逆鳞,我不断地在不同的人脸上看到这种眼神。

  

  当我进入婚姻,双发发生分歧争执,总会发现房先森看我的眼神有些相似,这令我像被点了火的炮仗一样暴跳如雷!如同一个带着偏见的人,看谁都像小偷。

  突然懂得,为什么我做不到在小小房子寻求帮助时,我能够如此冷静。因为我便是在那样毫无助力的环境下,完全靠生命内在的生存意志活下来的,而我的儿子向我伸出求助的手时,我潜意识在用自己曾经遭受的待遇对他。我并不知道那种情况下还有其他应对方式。

  想通了这一点,我转过去抱住了躺在我身边的小小房子,心里对他说对不起,妈妈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这一面。

  一直意识到这个问题,却从来不曾挖掘地这么深入,甚至没想过会是因为这些。每次的情绪起伏,只单纯把这类事件挫伤了我的自尊心联系到一起,没通过实实在在的场景中寻根溯源,其影响之大、之深、之远,此刻才切身体会。

  而这一次的追寻之旅让我又一次看到了真相,看见既是疗愈。

  我清楚地知道,潜意识认为孩子的不当行为,会让人认为妈妈做得不够好,进而否定这个人。这些都是原生家庭(18岁以前自己的父母家庭)留下的印痕,也是我自己一直以来的情绪引爆开关。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在意识中,时常拥抱和抚慰那个小时候的自己,给够她关爱和支持,反过来再去支持我的孩子。

  从小缺乏肯定欣赏在美和认可,同时总是被贴上不是好孩子标签的孩子,虽然ta有各种外在的表现,还有可能表现得强势、仔细,但骨子里都在寻求别人对ta的认可。

  

  3,淤泥翻飞,但总体向上。

  第二天,当我不断掉进“朋友这么说不对,因为她...她问题也很多,还反过来教育我”的受害者陷阱,及时觉察,仿佛一个干坏事被抓现行的小孩,看到它畏畏缩缩、紧小慎微、可怜兮兮的躲到角落里,这种瞬间从受害者视角脱离的体验,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强大。

  一是,这些天我还在延续小小房子未放假前的工作学习模式-白天高效完成工作学习任务,这种状态令我在陪伴孩子少了很多耐心。

  在我把焦点都放在如何完成个人成长以及学习/工作任务,同时暑假原因需要大量时间跟孩子在一起,时间精力及脑力宽带均被占用,没时间深入思考。这件事是在提醒我:不要跑太快,要及时调整!

  二是,意识到自己觉察的程度越来越深,许多非常隐晦的事突然懂得了它的意义。

  比如,每当小小房子弄疼我时,几乎是立时地有股无名之火从内心升起,无法遏制,它实际激发了我的一个引爆开关。

线回溯后找到原因:小时候常被欺负,却敢怒不敢言,这种愤怒和怨恨压抑到一定程度养成了遇事迅速判断的习惯,当小小房子弄疼我时,潜意识轻易判定面前是个弱者,向他倾泻怒火是安全的~

  欺软怕硬,原是人性中的劣势,却常常在暗处自运营,不知不觉间伤害了身边的人。

  这次的觉察令我忧愁又欣喜,如同理清乱麻,一根根抽丝剥茧,感叹其破坏力,又欣喜它的生命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灵性的修行,就像是一个生命线,总有高度有低谷。有的阶段,无论表现或感受都会非常棒,再往下挖,又会有沉积的淤泥浮出,闹心又窒息。

  这与一个人的学习成长一样,螺旋上升,但总体向上。我知道这会是一个不短的过程,但我也相信只会越来越好。

  

  【最后】

  当我们被孩子激怒,其实是一个向内看的契机,让我们更清晰地了解自己的内在发生了什么?而,看见即是疗愈。

  教育话题非常广泛,第一篇也没想好到底从哪儿开始,就写写最近的感触。之后专辑的案例素材通常会是以孩子普遍存在的状态展示与解析为主线,其中涉及的人除小小房子和我自己外,均使用化名,同时所列事件仅代表某个行为,不代表人,ta的人仍然是好的。

  我相信即便是教育专家跟自己孩子相处的过程中,每天也都有可能面临不同的挑战。这不代表孩子不好不优秀,我们需要清晰地是:任何时候的犯错都是学习的机会,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因此,这里只作为育儿育己的一个道场。

  作者的话:

  自从决定专拱家庭教育写作项目,才算真正的入门。养育孩子的这五六年,自以为懂得的那些教育方法理念,还有一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论点,就此才由衷地认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的浅薄和无知,可见自己在此类专著的阅读量还差很多。

  下节预告:如何鼓励、欣赏、赞美和认可我们的孩子?

  注:本文皆乃JIE胭脂雪原创,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文内配图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沟通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