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人皇强者布下的狱火炼血阵,却便宜了他,让他得到帝血传承

  小说:人皇强者布下的狱火炼血阵,却便宜了他,让他得到帝血传承

  本就受伤的夜无尘,毫无防备之下,被金血的威压压进水池,嘭,双膝重重撞在水池底部,清晰可听的骨裂声,夜无尘吃疼到大叫。

  这双膝盖,只能跪天跪地跪师傅, 怎能向无主之血跪拜,绝不可以,愤怒的夜无尘,顶着威压硬把身体往上抬,啊~,不屈的灵魂,让夜无尘忘记疼痛,往上一寸一寸的挺直身躯。

  这时,金血像似感受到来自蝼蚁的挑衅,散发的威压增大了一倍,嘲笑夜无尘无畏的挣扎,蝼蚁要有蝼蚁的觉悟。

  有了防备的夜无尘还是再次被压倒在地,这次膝盖与地面碰撞的更加剧烈,膝盖骨被粉碎,忍不住喷了口血,平生莫大的耻辱,事不过三,即便死也不能无尊严的跪着。

  上万斤中压在肩膀上,胸口都有点内陷,犹如被大山镇压,仰头深吸一口气,夜无尘双手撑地,咬紧牙关,心中大喊“起来”双腿在一厘米一厘米被抬起,双腿在颤动,左右摇摆,当达到45°时,撤掉双手,威压的重力全集中在腿上,好不容易抬起的双膝再次下降,这次没有碰地,再次呐喊,用尽全身力气,终于站了起来,身体在摇晃,腿上骨与下骨摩擦的咔咔响。

  “哈哈哈,你算什么东西,让我下跪,”,夜无尘嘴巴掺着血,仰天大笑,很是恐怖瘆人。

  金血被激怒了,誓把一切挑衅之人镇压在脚下。

  两倍威压,夜无尘身体矮了一寸,却没有倒地,三倍威压,脚骨破裂,都把肉刺穿了,夜无尘像似感觉不到疼,狂喊“来呀”,四倍,五倍....直到十倍威压,夜无尘全身骨头彻底被碾碎,失去了神智,才倒在地上,那股无形威压这时凭空消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知是不是被夜无尘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折服,还是无聊太久,金血对扛山之举的夜无尘起了兴趣,离开白莲芯座,调皮好奇在夜无尘周围跳动,金血游过之处,血水自动退开,像是相臣面对君王。

  金血游着游着,竟从夜无尘鼻孔进入了其体内,在其体内游荡,像似欣赏自己未来的家,时而开心,时而皱眉,最后来到夜无尘的墨绿色心房,一头撞进心房。

  因金血的融入,心房承受不住,在快速瓦解破裂,金血自然不肯自家被破坏,将血池的血液牵引到夜无尘体内,那些破裂的细胞吸收了血池中的血液,重生再破裂,一直循坏,直到心房能承受住金血的存在。

  此时的心房,由墨绿色变成紫金色,比以前更加强劲有力在跳动,血池的血液吞噬更加快速,到心房后,提纯精华,然后吸收。

  “扑通,扑通”在心房新生的血液流经全身,修复被碾碎的骨头,改造筋脉、细胞。

  这一切都发生在夜无尘昏迷的时候,对自身改变一无所知。

  古墓外,魏祥领着上百人来到古墓洞口。

  “按计划行动,如果不能完成少主交代的任务,你们自刎,充当血食把,明白了没有。”魏祥凌厉的望着眼前这近百人死侍,吩咐说道。

  “是,魏旗主”

  这近百人毫不畏色的大声吼道,顿时杀气澎湃,血色染天。

  “很好,出发。”

  魏祥对这些死侍很是满意,不愧是少主手中最精锐的一支力量,为了这古墓传承,少主也是孤注一掷了。

  古墓中,因为解毒药时间有限,武者都在洞中快速搜寻遗迹宝物。

  “可恶,怎么没有,这也是空的,难道被骗了?”

  古墓一间密室,看到空空如也的密室,密室中的三位武者极度失望,已经第三间了,很不正常,这时嗅到一些阴谋。

  “茂华,我们快离开。”越想越心神不宁,这名武者拉着同伴想离开。

  “怎么可能,古墓之行,高手云集,谁有这么大胃口吃下我们,除非是龙组。”感觉同伴在开国际玩笑,茂华不以为然。

  突然,一声惨叫传来,随后是阵阵拼杀声,惊醒了众人。

  “咻咻,想走,晚了。”

  两名死侍堵住了门口,阴笑看着在焦虑中的肥羊。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密室中的武者望着眼前来者不善的两人,问道。

  “桀桀,送你们归西的人,动手。”

  两名死侍提着大马刀,杀了过去。

  这两名死侍都处于人将初期的实力,而密室中三人,只有一名是人将初期的,其余两人还只是人兵。

  还没交战几回合,这两名人兵就被死侍斩于刀下,然后与另外一名死侍联手将那名人将初期的击杀。

  当这三名武者死亡后,密室地上一条条小凹槽勾勒出的法阵,亮起红光,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力量,在吞噬死者的鲜血,很快,这三名死者都成了一具干瘪瘪的尸体。

  这力量很像是黑雾的特性,被黑雾杀死也是血被吸干,成了干尸。

  古墓其他地方也在上演,杀与被杀的面。

  地上的法阵将那些鲜血集聚,流向地下。

  夜无尘所在的血池,就是阵心,九道龙口,喷出九道血柱,注入血池。

  血池燃起血色火焰,血池开始沸腾,滚烫滚烫,血宴在提炼杂血,除糟糠留精魄。

  因被夜无尘吸收而减少的血池,再次汇满,这时的夜无尘成了血池出破口,那些提炼过的精血,一股脑拥进夜无尘的丹田,不管夜无尘是否达到饱和。

  不一会,夜无尘的丹田不堪重负,整个丹田炸裂,冲刷夜无尘身体,刚被修复好的身体,又成了破布筛。

  这具身体不知被摧残的几次了,池中的血液还在涌进,过不了多久,夜无尘可能要真正归西了。

  “千年前那人皇布下的狱火炼血阵,为了吞噬我,被法阵反噬而亡,今日竟还在运转,哎,便宜你这小子了,暂时收你为记名弟子,传你不死不灭神决。”

  这道恒古沧桑的声音从夜无尘体内传了出来,正是来自那道金血,如果不是神力耗尽,自己也不会选择夜无尘这小子,资质差到极点,此时夜无尘出意外,自己也会跟着倒霉。

  一段复杂的蝌蚪经文涌进夜无尘脑海,这神决直接印在其脑海,像与生俱来就会。

  夜无尘潜意识自动运转神决,引导并牵引那些脱了疆的野马,按特定筋脉路线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