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华为员工离职“惯例”:学到新知识,也开拓了眼界,感谢华为!

  2019 科技哪些事

  前言:

  职场就像围城,我们每一个职场人总是以“墙外”的视角羡慕着“墙内”的世界,而也许你的生活也出现在别人的梦中。希望“互联网坊间八卦”能成为一个分享和了解不同生活的平台。

  今天,笔者给大家分享一下一位即将离职华为员工的“惯例”心声。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华为基层员工最原始的生活状态。希望这些“干货”能让你认识到不一样的华为。

  

  在研发待了三年多,接触的都是华为内部的兄弟,所以就特别渴望与外界接触接触,原本联系的是XLAB那边,但都同属于无线内部原部门不放人就不太好操作了,所以只好作罢。但是想出去接触外面的想法还是一直都在,但考虑到不能喝酒,那去行销肯定不行了,所以看来看去做采购应该是不错的选择,最后就选择来了采履。来之前以为采履就是采购,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业内的采购实际上是由采履+CEG+成本经理组成的,与业内采购最为接近的是CEG,我内心最想去的地方应该是CEG。但是既然都来了就好好奋斗吧。

  

  18年10月份来到到能源报到。来了没多久就开始接物料,之前一直都是搞研发,对于采购的各种知识都不清楚,所以开始的时候还是有非常多流程性的东西需要找人请教才能够把问题关闭。但是采履这边琐事又特别多,大家都非常地忙,特别11-12月冲刺非常high,我也算是比较能够主动请教问题的人(之前在做基带的时候就是因为经常请教问题所以跟算法兄弟混的特别熟),但是往往找不到人请教,或者说要等很长时间对方电话会议完了才能抽空解答下。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几个月吧,通过逐步的积累把流程性地东西给摸了一个遍,这样子后期处理起事情来就快很多了,熬夜加班的情况就没有了。采履这个岗位流程性的东西比较多的,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大部分人还是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的,想要做得好可以做的东西可以非常多,想要做成普通的也能够过得去。

  到了采履之后的最大感受就是需求波动非常大,所以最后需要采履这边来进行各种兜底,采履的老大Q总还是非常值得敬佩的,把兜底这个概念烙到了整个部门中,有利地支撑了公司前线兄弟作战。

  

  还是聊聊到了IDC之后的一些好玩的事情吧。刚过来的时候部长交接,所以有幸跟前部长L哥共事一场,L哥的情商还是非常高的,部门里面的大部分兄弟都非常服他,做事能够快速抓到重点,部门的氛围还是非常棒的。可惜12月冲刺后就调到其他物料部门去了,部门氛围就不咋滴了,在华为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基层领导,但从没有遇到过领导被所有兄弟都讨厌,吃饭都躲着的,再差的领导一般都有那么少数几个兄弟是服他或者至少背后不会表达不满的,我们后来接替的这位只要不在公司兄弟们就跟过年一样,表达不满都不藏着。

  

  IDC这个部门的人员配置其实还是非常棒的,有那么几个老兵,再加上一批新人,这种团队是最佳的搭档,只要使用得到战斗力和团队氛围都可以非常棒,不过可惜了。

  不过采履的经历还是非常值得回味的,过来之后学习到了很多的新知识,也开拓了眼界,挺感谢华为公司和采履老大Q总的。

  前言:

  职场就像围城,我们每一个职场人总是以“墙外”的视角羡慕着“墙内”的世界,而也许你的生活也出现在别人的梦中。希望“互联网坊间八卦”能成为一个分享和了解不同生活的平台。

  今天,笔者给大家分享一下一位即将离职华为员工的“惯例”心声。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华为基层员工最原始的生活状态。希望这些“干货”能让你认识到不一样的华为。

  

  在研发待了三年多,接触的都是华为内部的兄弟,所以就特别渴望与外界接触接触,原本联系的是XLAB那边,但都同属于无线内部原部门不放人就不太好操作了,所以只好作罢。但是想出去接触外面的想法还是一直都在,但考虑到不能喝酒,那去行销肯定不行了,所以看来看去做采购应该是不错的选择,最后就选择来了采履。来之前以为采履就是采购,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业内的采购实际上是由采履+CEG+成本经理组成的,与业内采购最为接近的是CEG,我内心最想去的地方应该是CEG。但是既然都来了就好好奋斗吧。

  

  18年10月份来到到能源报到。来了没多久就开始接物料,之前一直都是搞研发,对于采购的各种知识都不清楚,所以开始的时候还是有非常多流程性的东西需要找人请教才能够把问题关闭。但是采履这边琐事又特别多,大家都非常地忙,特别11-12月冲刺非常high,我也算是比较能够主动请教问题的人(之前在做基带的时候就是因为经常请教问题所以跟算法兄弟混的特别熟),但是往往找不到人请教,或者说要等很长时间对方电话会议完了才能抽空解答下。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几个月吧,通过逐步的积累把流程性地东西给摸了一个遍,这样子后期处理起事情来就快很多了,熬夜加班的情况就没有了。采履这个岗位流程性的东西比较多的,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大部分人还是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的,想要做得好可以做的东西可以非常多,想要做成普通的也能够过得去。

  到了采履之后的最大感受就是需求波动非常大,所以最后需要采履这边来进行各种兜底,采履的老大Q总还是非常值得敬佩的,把兜底这个概念烙到了整个部门中,有利地支撑了公司前线兄弟作战。

  

  还是聊聊到了IDC之后的一些好玩的事情吧。刚过来的时候部长交接,所以有幸跟前部长L哥共事一场,L哥的情商还是非常高的,部门里面的大部分兄弟都非常服他,做事能够快速抓到重点,部门的氛围还是非常棒的。可惜12月冲刺后就调到其他物料部门去了,部门氛围就不咋滴了,在华为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基层领导,但从没有遇到过领导被所有兄弟都讨厌,吃饭都躲着的,再差的领导一般都有那么少数几个兄弟是服他或者至少背后不会表达不满的,我们后来接替的这位只要不在公司兄弟们就跟过年一样,表达不满都不藏着。

  

  IDC这个部门的人员配置其实还是非常棒的,有那么几个老兵,再加上一批新人,这种团队是最佳的搭档,只要使用得到战斗力和团队氛围都可以非常棒,不过可惜了。

  不过采履的经历还是非常值得回味的,过来之后学习到了很多的新知识,也开拓了眼界,挺感谢华为公司和采履老大Q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