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疾速杀手》那么火,基努·里维斯功不可没,背后这个男人不简单

?

   23:20:58 热爱一生娱乐

  

狗引发的血案

  为什么会比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好看?

  说得直白点

  《极速追杀》

  为何会比《无极》精彩那么多?

  千万不要固执的以为,精髓一样的影片(两部片子都是以“XX引发的血案”为公式)外形一定会千篇一律。

  导演陈凯歌和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运用了同样的公式定理,却交出了完全不同的两份答卷。

  《无极》尽管有力捧者认为其开创了国产魔幻电影的先河,但说真心话,能看懂《无极》讲什么的真心不多。

  电影承载更多的是叙事的视觉化。

  《疾速追杀》之所以一上来就火得一塌糊涂,就在于其抓住了命脉:叙事。

  讲得更绝对透彻点:一根筋的叙事。

  在如今好莱坞类型片大行其道,影视中的科技手段似乎已经无所不能,只需要明星的一张脸似乎就可以搞定傻乎乎的观众,这类片子太多了,估计你的脑子睡觉时也会做出这种蠢梦来。

  

  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绝对是位聪明人,老老实实先把故事讲好。

  讲好故事又有很多种,查德·斯塔赫斯基又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肢体动作,或者说像极了早期的电影模式——默片。

  《疾速》系列的台词好像似有似无了,小编能记清楚的经典台词就是约翰威客的“耶!”

  当然,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精彩的打斗替代了台词,眼花缭乱的枪战声淹没了人物间的絮絮叨叨。

  所以看了3部《疾速》,你会感觉基努里维斯好像一个天生的哑巴,你要习惯不要看他的嘴,看他的手就可以了。

  约翰威客就是一沉默的家伙,只知道一路杀,直到杀出个他自以为是的黎明。

  有好事者专门做过一番统计。

  约翰威客在一部片子里究竟要干掉多少角色他才够得上“夜魔”“终极杀手”之类的称号?

  《疾速追杀》共追杀85人和被别人杀掉的爱狗1只。

  《疾速特攻》共死亡人数128人。

  《疾速备战》共死亡197人。

狗引发的血案共死亡人数410人。

  现在说他是银幕杀神,你是否毫无还手之力了?

  有人说,《疾速》系列的打打杀杀不就是90年代香港的武打的延伸吗?

  港式武打曾经风靡一时,风光无限。

  鼎盛时期,就连好莱坞动作片的武术指导也不得不聘请香港的武师设计,可以说,武打是港产电影的金子招牌。

  但港片的没落已不是一日两日了,武打也难续辉煌。

  为何《疾速》系列又如火如荼了呢?难道真是港式武打的余晖乍现吗?

  

  也许成龙的一番话能告诉你原因。

  记者问成龙好莱坞后来为什么不再聘请香港武术指导?

  成龙说:

  因为我们发明的那些方法他们都学会了,他们甚至比我们做的更好,我们要反过来请教他们了。

  固定的范式套路一用好多年,不被淘汰等什么呢?

  

  台词为主的片子当然考验的就是你的剧本语言的魅力,对话是否精彩,铺垫是否丝丝入扣,过度是否自然贴切。

  比如大家看过的魔幻史诗大剧《权力的游戏》,当然这部剧除了烂尾是一大缺憾之外,其他种种优点都是别的剧无法匹敌的。

  《权力的游戏》之所以吸粉无数,台词的对白功不可没,尤其是对于小侏儒更是如此,我们不觉得他不是侏儒,90%的因素是因为他是语言的巨人。

  

  而约翰威客台词虽少,却让观众们惊呼浑身都是戏。

  动作的设计必须得有亮点才行。

  你最欣赏《疾速》系列里的动作戏是哪一部分?

  

  是不是枪戏?

  毋庸置疑,枪戏取代了床戏、感情戏、科幻戏。

  枪戏想出亮点,真是比登天就简单一点吧。

  这个想出彩,想想都头疼。

  就是港产枪戏就够你们喝一壶的。

  

  

  可是曾在《黑客帝国》做过基努里维斯替身的现任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却是一点不信邪。

新路。

  那他依靠的是什么?

  手枪。

  和狙击枪不一样的是,手枪能在近距离完成暴力美学的美感。

  ''暴力美学''是个广义的、泛审美的概念,并非严格的美学概念,相关作品的主要特点是展示攻击性力量,展示夸张的、非常规的暴力行为。

  和鬼才导演昆丁·塔伦蒂诺的《杀死比尔》《罪恶之城》、日本导演三池崇史的惊世之作《杀手阿一》、由沃卓斯基兄弟执导的《黑客帝国》、吴宇森的《喋血双雄》《变脸》等等暴力美学名作不同的是:

  这些作品表现暴力时在《疾速》面前就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遇到了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绝世高手一般。

  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最绝的地方就在于把热武器手枪当成了冷兵器来使用。

  《枪王》看过吧,但在动作设计上你看了《疾速》之后才会觉得神马叫做爽片。

  

  还有一个是真实的画面。

  现在技术是很发达了,但是你会感觉现在的画面因为过于华丽反而失去了技术粗糙时的淳朴真实。

  画面剪辑能让画面华丽,却欺骗不了观众的眼睛。

  《疾速》系列完整复原了黄金年代港式动作片“分段连续拍摄”的精华思路:它将打斗场景切分成数个连续的部分,采用不同的机位、景别和角度分别拍摄每一段,最后在剪辑中将它串联成一场完整的打斗。

  《疾速》剧组的真诚为观众带来了真实质感。

  一部电影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她肯定有她崛起的理由。

  把手枪当成冷兵器来看的思路亮点功不可没。

  不偷奸耍滑的真诚拍摄动作戏更是其成功的精神实质。

  

狗引发的血案

  为什么会比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好看?

  说得直白点

  《极速追杀》

  为何会比《无极》精彩那么多?

  千万不要固执的以为,精髓一样的影片(两部片子都是以“XX引发的血案”为公式)外形一定会千篇一律。

  导演陈凯歌和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运用了同样的公式定理,却交出了完全不同的两份答卷。

  《无极》尽管有力捧者认为其开创了国产魔幻电影的先河,但说真心话,能看懂《无极》讲什么的真心不多。

  电影承载更多的是叙事的视觉化。

  《疾速追杀》之所以一上来就火得一塌糊涂,就在于其抓住了命脉:叙事。

  讲得更绝对透彻点:一根筋的叙事。

  在如今好莱坞类型片大行其道,影视中的科技手段似乎已经无所不能,只需要明星的一张脸似乎就可以搞定傻乎乎的观众,这类片子太多了,估计你的脑子睡觉时也会做出这种蠢梦来。

  

  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绝对是位聪明人,老老实实先把故事讲好。

  讲好故事又有很多种,查德·斯塔赫斯基又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肢体动作,或者说像极了早期的电影模式——默片。

  《疾速》系列的台词好像似有似无了,小编能记清楚的经典台词就是约翰威客的“耶!”

  当然,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精彩的打斗替代了台词,眼花缭乱的枪战声淹没了人物间的絮絮叨叨。

  所以看了3部《疾速》,你会感觉基努里维斯好像一个天生的哑巴,你要习惯不要看他的嘴,看他的手就可以了。

  约翰威客就是一沉默的家伙,只知道一路杀,直到杀出个他自以为是的黎明。

  有好事者专门做过一番统计。

  约翰威客在一部片子里究竟要干掉多少角色他才够得上“夜魔”“终极杀手”之类的称号?

  《疾速追杀》共追杀85人和被别人杀掉的爱狗1只。

  《疾速特攻》共死亡人数128人。

  《疾速备战》共死亡197人。

狗引发的血案共死亡人数410人。

  现在说他是银幕杀神,你是否毫无还手之力了?

  有人说,《疾速》系列的打打杀杀不就是90年代香港的武打的延伸吗?

  港式武打曾经风靡一时,风光无限。

  鼎盛时期,就连好莱坞动作片的武术指导也不得不聘请香港的武师设计,可以说,武打是港产电影的金子招牌。

  但港片的没落已不是一日两日了,武打也难续辉煌。

  为何《疾速》系列又如火如荼了呢?难道真是港式武打的余晖乍现吗?

  

  也许成龙的一番话能告诉你原因。

  记者问成龙好莱坞后来为什么不再聘请香港武术指导?

  成龙说:

  因为我们发明的那些方法他们都学会了,他们甚至比我们做的更好,我们要反过来请教他们了。

  固定的范式套路一用好多年,不被淘汰等什么呢?

  

  台词为主的片子当然考验的就是你的剧本语言的魅力,对话是否精彩,铺垫是否丝丝入扣,过度是否自然贴切。

  比如大家看过的魔幻史诗大剧《权力的游戏》,当然这部剧除了烂尾是一大缺憾之外,其他种种优点都是别的剧无法匹敌的。

  《权力的游戏》之所以吸粉无数,台词的对白功不可没,尤其是对于小侏儒更是如此,我们不觉得他不是侏儒,90%的因素是因为他是语言的巨人。

  

  而约翰威客台词虽少,却让观众们惊呼浑身都是戏。

  动作的设计必须得有亮点才行。

  你最欣赏《疾速》系列里的动作戏是哪一部分?

  

  是不是枪戏?

  毋庸置疑,枪戏取代了床戏、感情戏、科幻戏。

  枪戏想出亮点,真是比登天就简单一点吧。

  这个想出彩,想想都头疼。

  就是港产枪戏就够你们喝一壶的。

  

  

  可是曾在《黑客帝国》做过基努里维斯替身的现任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却是一点不信邪。

新路。

  那他依靠的是什么?

  手枪。

  和狙击枪不一样的是,手枪能在近距离完成暴力美学的美感。

  ''暴力美学''是个广义的、泛审美的概念,并非严格的美学概念,相关作品的主要特点是展示攻击性力量,展示夸张的、非常规的暴力行为。

  和鬼才导演昆丁·塔伦蒂诺的《杀死比尔》《罪恶之城》、日本导演三池崇史的惊世之作《杀手阿一》、由沃卓斯基兄弟执导的《黑客帝国》、吴宇森的《喋血双雄》《变脸》等等暴力美学名作不同的是:

  这些作品表现暴力时在《疾速》面前就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遇到了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绝世高手一般。

  导演查德·斯塔赫斯基最绝的地方就在于把热武器手枪当成了冷兵器来使用。

  《枪王》看过吧,但在动作设计上你看了《疾速》之后才会觉得神马叫做爽片。

  

  还有一个是真实的画面。

  现在技术是很发达了,但是你会感觉现在的画面因为过于华丽反而失去了技术粗糙时的淳朴真实。

  画面剪辑能让画面华丽,却欺骗不了观众的眼睛。

  《疾速》系列完整复原了黄金年代港式动作片“分段连续拍摄”的精华思路:它将打斗场景切分成数个连续的部分,采用不同的机位、景别和角度分别拍摄每一段,最后在剪辑中将它串联成一场完整的打斗。

  《疾速》剧组的真诚为观众带来了真实质感。

  一部电影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她肯定有她崛起的理由。

  把手枪当成冷兵器来看的思路亮点功不可没。

  不偷奸耍滑的真诚拍摄动作戏更是其成功的精神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