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邱光兴:故宫文物曾流落四方

  文/邱光兴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重庆南滨路有个僧尼同庙的慈云寺很多人都知道,与慈云寺一墙之隔,比肩并坐,曾为北京故宫博物馆储藏过大量珍贵文物和馆藏国宝的安达森洋行却鲜为人知。

  你若置身慈云寺前的广场上,便能看到石壁上雕刻的“字水”两个大字。它原本高悬在崖壁之上,后因修筑滨江路将地面填高使“字水”二字大为降低了。

  1980年代初期,我在轮船上工作,常在慈云寺河边的船厂趸船靠泊修船,那时寺庙都不收门票,闲来无事便上庙里去耍。据老和尚讲,若从空中俯瞰长江与嘉陵江交汇水域,其蜿蜒的流水形似古篆书中的“巴”字,这就意味此地因“水”而形成“字”,古人便在江边石壁刻上“字水”二字作记。而“字水宵灯”却是古人对两江交汇形成“字水”之处的江面变换反射的波光及山城夜景之美称,古被誉为巴渝十二景之一。距石壁上“字水”两字左10多米远有一条缆车轨道沿斜坡而上,缆车道顶端便是安达森洋行及仓库。1990年代末,我家搬到距安达森洋行仓库数百米之遥的新居,对此知之较多矣。

  

  安达森是瑞典人,早在重庆开埠之时他便来到重庆,在南岸海狮支路2号处买地建房开设洋行,在重庆主要经营收购鬃毛和腊肉等土特产品运往西方,又将欧洲的洋人百货运到重庆销售。那时候安达森洋行仓库的缆车轨道可通达江边与船舶直接转运土特产品与外国洋货,业务十分繁忙!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日军侵占我东北三省,北平(北京)已危在旦夕。为吸取八国联军入侵使宫殿被焚毁文物被洗劫的惨痛教训,北京故宫于1933年将59万多件珍贵文物及馆藏国宝分装成13427箱,并分批从北京前门火车站起运到上海存放。

  1936年5月,日寇陆续增兵华北,还不断制造事端,并公然宣称要控制东亚大陆和西太平洋。为保文物安全,又将存放在上海的文物转运到南京。“七·七”事变之后,国民党首府南京处境也日益恶化,被迫再将这些珍贵文物自南京分南、北、中三路向西部地区紧急疏散。北路经洛阳至西安,再到宝鸡、汉中、成都,最后落脚峨眉县;南路先运到长沙,后经桂林至贵阳,落脚安顺县华岩洞,最后又转运至重庆的巴县;中路文物先经汉口,再转运至宜昌、经民生公司等用轮船抢运进川再到重庆储藏,后来又转运宜宾,最后运到乐山储存保藏。

  

  1937年12月初,中路文物运离南京才数日,南京便遭受日军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接着汉口又被日机轰炸。文物在汉口还没卸船便紧急西迁运往重庆!年末岁初两船文物运抵宜昌,便立即分散装上多艘小船逆三峡进川,共分为19批陆续运到重庆。

  1938年5月,文物全部运到重庆后又分三处保管储藏:第一储藏处为川康银行,就是现在的渝中区打铜街邮局大楼二楼仓库,该地共存放3830箱。第二储藏处便是南岸王家沱吉时洋行仓库,那里存放了1814箱。第三储藏处却是这安达森洋行腾出的4个仓库,此处共存放文物和国宝3694箱。

  1939年4月,日军飞机反复轰炸重庆,每当天空出现飞机,安达森急叫人把瑞典国旗升上房顶旗杆以求保证安全。当重庆处处被炸成废墟之时,而安达森洋行仓库却每次都得以幸免。为防万一,后来又将安达森洋行等处保存的文物再次溯江船运到四川宜宾,再换岷江小船转运到乐山储藏。

  

  新中国成立后,安达森洋行全交给重庆市运输公司做仓库。随着航运业务的发展及仓储运输的变化调整,重庆南岸的江渝船厂在江边增设了大浮船坞,不便船舶往来及再设趸船,安达森洋行仓库的缆车轨道便向上收缩,仓库房舍自此处于停用、废弃状态。

  十年前,这安达森洋行废旧仓库发生过一场火灾,其最高位置的仓库木房架全烧成了黑色木炭。那些破旧的仓库房舍及场地被美心集团改作洋人街游乐装饰及简易设备的生产基地。

  现在,安达森洋行旧址片区正按统一规划修建打造成保留重庆开埠历史及民俗文化的“慈云寺旅游商业老街”,百年安达森洋行将得到原样修复。

  这既让人们世代牢记安达森洋行的历史贡献,也让大家永远不忘那段国将破家危亡,生灵遭遇涂炭,国宝流落四方的悲惨日子,更让我们好好珍惜今天国富民强安宁幸福的生活!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