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伙吞吃毒药变强,可还是被龙女打伤,龙女却中毒了!

  小说:小伙吞吃毒药变强,可还是被龙女打伤,龙女却中毒了!

  司马重和水吟龙都不仅心内微微吃惊,因为以司马重原来的武功不可能一子下长这么快,而且司马重的出招,招招狠辣, 完全不顾忌自身的安危,他的每一次出招,就是要夺取对方的性命,哪怕与对方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这完全是一种玩命的打法。

  司马重内心明白,这完全是因为他吞吃了那只叫“霸”的蛊毒所致,而且他隐隐感觉到他的体内有一股力量正在肆意的生长,这股力量好像有独立的思维,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他担心自己最后会被这股力量所吞噬,可是,他已别无选择,到现在也只能听之任之,一切听天由命。

  水吟龙也感觉到司马重与以前相比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感觉好像不是一个人似的和以前,现在的司马重周身散发着凶气,全身被一股阴煞之气所笼罩,而且功力大增,仔细观察,发现司马重的双眼隐隐散发着幽蓝的光泽,向外丝丝冒着寒气,整个人就像中了邪一样。

  水吟龙又想到刚才从她面前掳走剑仙沉霭的神秘人,那个神秘人武功之高是自己生平所仅见,就算是她和舒凤啸联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那个人所拥有的神秘力量并不是平常的武功绝学,而是来自一种高深的术法,她自幼跟随浮玉云母学艺,浮玉云母也曾让她了解过一些术法,但浮玉云母本身并不精通此道,而且师徒二人又都觉得术法之流实在不能算是正统的武功,只能算是旁门左道,因此水吟龙虽然对术法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并没有修习,只是今天的黑袍神秘人让她对术法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原来术法可以让人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可以达到幻形移物上窥天道的程度,想到那个神秘人在自己面前凭空出现又带着剑仙沉霭化作一团烟雾凭空消失的情形,内心就恐惧不已,那个如鬼魅一样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与沉霭小师叔究竟又有什么恩怨,为什么要劫走师叔,而司马重突然的变化和那个神秘人会不会有关系呢?

  水吟龙对自己的武功一直很自负,她确信天下没几个人可以打的过她,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她的武功已臻化境,鲜有敌手,就算是舒凤啸和她过招,也讨不到便宜,可刚才她和黑衣人才仅仅过了十多招就感觉全身酸软无力,十分劳累,明显处于下风,幸亏黑衣人目的在于要掳走小师叔,如果黑衣人要是一心与她交手,恐怕她现在已经命丧黄泉,或者已经成为阶下囚了!

  司马重虽一时功力大增,但相对于水吟龙来说还是要差一大截,功力比较弱,他并不是水吟龙的对手。就在他一剑刺向水吟龙的脖颈想取其性命的时候,却被水吟龙反手用手指夹住了宝剑,然后翻转宝剑刺向了司马重的心脏。

  水吟龙此次来杭州就是为了追杀司马重,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但顾忌此处是小师叔的洞府迷云洞,小师叔又曾嘱咐不希望自己和她的徒弟在洞中厮杀,便把夹着宝剑的手向下偏了一下,眨眼间司马重的宝剑就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一刹那鲜血迸溅,溅了水吟龙夹着宝剑的左手一手,脸上和脖颈上也被溅上了一些,同时司马重也身受重伤“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水吟龙就感觉自己的左手和脸上如同火烧一般,疼痛难忍,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左手被司马重鲜血溅上的地方正变成蓝色,隐隐有股蓝色的光泽笼罩着她的左手,而且这种蓝色好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手臂上蔓延,想必她的脸上也已如此。

  水吟龙明白自己这是中毒了,只是这毒却非常邪性,这应该是司马重的血有毒才导致她也中了毒,可是毒性如此大的鲜血在司马重的身体为什么会没事呢,这究竟练的什么功夫,六合一令应该没有这样的武功,而小师叔沉霭更是不可能精通并传授司马重如此阴毒的武功。

  突然“叮当”一声打断了水吟龙的思绪,她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刚才刺入司马重身体的宝剑突然被什么力量拽出向体外飞去,撞到前面的墙壁跌落而下,水吟龙心下一惊,忙看向刚才被自己刺伤在地的司马重,就见司马重刚才被水吟龙刺伤的伤口正在迅速的愈合,刹那间司马重刚才受伤的地方肌肤已经恢复如初,没有一点伤痕,只留下破碎衣服上的斑斑血迹再显示着他刚才受过伤。

  于此同时司马重突然睁开了双目,目中隐隐有蓝色的寒光射出,而他的身子也突然向前平移然后直愣愣的飘起,比较诡异的是他的身子在飘起的同时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关节是弯曲的,全身上下都直挺挺的。